www.55kcd.com_www.55kcd.com-【客户服务】:巴菲特:将继续投资苹果对苹果最新财报感到满意

www.55kcd.com_www.55kcd.com-【客户服务】

2019-11-16 06:59:30

字体:标准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独此一味——甸尾空心米线|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过桥米线是云南省滇南地区特有的小吃,但是其名头早已蜚声大江南北了,大多数人吃过过桥米线,更有蒙自、昆明当地人自豪他们本土才是正宗。遍布全国各地大小食肆中的过桥米线各有各的口味特点,各有各的秘制配方,只是一样那米线皆是实心的。空心米线,可能听都没有听过,更不要说吃过了。空心米线大抵产稻子的地方,都会有米线。可是所有的米线都是实心的,唯独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铁所村,赵姓村民用人工压榨法生产出来的米线,晒干后却是空心的。铁所的空心米线生产由来已久,赵家还在服役的压榨米线工具年龄最长者春秋四百,年轻的也过百岁。村头邂逅的老者回忆,当年村里几个生产队都有专门劳动力生产加工,现在独有赵姓一家人还在坚持着做空心米线了。又一年春风正盛的时节,建水城至甸尾的公路旁开着梨花、迎春花、桃花,深处是大树杜鹃跟含笑幽静的绽放着。甸尾的空心米线像极了默默开着的花儿,既美且香却一直深藏着,不为人知。空心米线,原料选用当地当年收获的优质红米,用传统手工研磨、发酵、蒸煮、压榨而成,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大米原有的醇香,入口爽滑,嚼劲筋道,特别是晒干后自然的空心,为世间唯一,深受食客们的喜欢。铁所村内寻声即可找到赵家。老远处听得见重木舂米墩地响,咚、咚声带着原始憨直充斥着感官。舂米粑粑空心米线的生产时间极短,每年只是三四月份可以加工。工艺又极为复杂,从开始至成品,所有流程全部是原始手工,费人工、费时间,产量是十分有限。米粑粑出锅发酵赵家夫妻跟几个好友正在忙碌。只见石磨上有磨好的米浆,用纱布包裹着,石块压住的布包往外渗着透明色的水,水分沥干变成米粉。事先已做好了米线酵母,把酵母和米粉充分糅合,糅合好的粉做成饼状下锅煮,煮熟后的米饼再放进舂米窝踩成米粑粑。赵师傅的三个朋友加妻子四个人踩着舂米木锤,铿然有力,赵师傅或蹲或跪,在木锤升起的空隙里,把舂飞的米饼归置整齐到木锤下,在手与米粉接触中感知是否锤炼合适了。舂好的大团米粉,放进陶瓷缸里发酵,躲在棉布下的米粉团在暖春柔和空气里悄悄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发酵好放入模具内上压杠出米线凉水浴发酵好的米粑粑放进压榨器具里压榨,这又是一把力气活,用了几辈子的铜筛子放至百年木榨器里,米粉放进去,圆木模具用牛皮制成的链条连好后,众人开始压下撬杠,模具下是锅灶,细细的、白里藏红的米线摇着袅娜腰身,在木头剧烈摩擦的吱呀声中,又回到热浪翻滚的大锅里,锅底红彤彤的柴草噼啪燃着,进锅开煮更又是秘传技术活,捞起来的恰当时间赵师傅心中有谱。热腾腾捞出来的米线要立刻用凉水冲,接着马上放进预先准备的冷水缸里冷却,随后再一次捞出放置竹簸箕中沥干水分,此一番动作赵师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旁人只能在侧帮村。制作米线的过程中,力道、火候、时间等核心技术点皆都由赵师傅掌控,此等为家传秘不可宣手艺。晾晒得天独厚的晾晒场等待去集市的空心米线最后一道工序是在自家院里晾晒米线,晾晒场是得天独厚的好地界。矮矮的院墙外是绿意盎然的田野,此时油菜花儿黄,马铃薯白色紫色的小花也扬起来稚嫩的笑脸,不知何处丁香花开了,独有的香味随风而来,细闻却调皮的浮开。极目远眺,远处是山峦树木,没有钢筋水泥丛林,没有机器轰鸣喧嚣,没有烟囱居高临下。空心米线沐浴着云贵高原热烈赤诚的阳光,享受着无遮无拦质朴清静的风,带着百年物件的古老祥和,带着参与劳作者手心的温度,带着传承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坚持,在不舍民间工艺失传的人们殷殷目光抚摸中长成。近年来,传承空心米线工艺的人越来越形单影只,知道有空心米线的人也仅限于早年生活在甸尾周围的中老年人,年青一代人所知不多,而且由于它比市场上机器制作的米线贵了好些,吃这种米线的只有极少怀旧之人。空心米线的传承已经岌岌可危。也许未来空心米线只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存在于远方游子乡思的离愁别绪中。

责任编辑:www.55kcd.com_www.55kcd.com-【客户服务】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电音传奇空降大码儿多位DJ助阵音乐派对 裕兴科技料首季度业绩亏转盈 云集纳斯达克上市老虎证券客户打新数据遇离奇篡改 2万亿美元基建共识达成美联储重回加息正轨? 华润医药被动要约收购江中药业:下限定价贴地飞行 “中津合璧”助力提升津巴布韦基础设施水平 有线宽频大比数通过4供3的供股建议 特斯拉Q1在华收入7.79亿美元同比增长超五成 3省将共建一所大学还联合港澳台等地名校 外媒:乌克兰\"草根总统\"之妻曾半价入手富豪公寓 黎巴嫩百年马场陷入危机 二号位火力有保障拿下18分龚翔宇:不负二传信任 剑桥分析丑闻后Facebook禁止应用进行性格测试 共享汽车监管缺失多次成为犯罪嫌疑人作案工具 读懂海上阅兵:十年3度海上阅兵航母已成绝对核心 蒋欣手捧美食对镜甜笑留利落短发皮肤白皙光滑 利拉德50分超远三分绝杀开拓者4-1雷霆晋级 马斯克力挺自动驾驶视为特斯拉不惜血本的新使命 2019年一季度我国黄金期货成交量大幅上涨 dailynewsus-waproll",id:"",cType:"col 3M股价遭遇22年来最惨一天道指有望录得5周最大跌幅 一汽-大众T-Cross实车图曝光延续欧版设计 委内瑞拉政府:正在应对和挫败政变现整体情况可控 我陆军红旗16B防空导弹如何改进?或将减小弹体尺寸 温碧霞称老公是红颜知已两人甜蜜游富士山赏樱花 安排上了!紐約最新五大展覽!天氣好心情好當然是約好友去… 藍:歡迎韓參加初選綠:先做好市政再說 别了平成:日本从“香槟洗勺子”到低欲社会的30年 吴京谈《流浪地球》片源流失:盗版在砸创作者饭碗 汇丰:香港宽频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降至18.3港元 东风悦达起亚李志军:守正笃实久久为功 大摩:给予中国铁塔增持评级目标价2.5港元 云锋新创或退出圆通前5大股东席马云将减持近22万股 工信部:将在超过300个城市部署千兆宽带网络 英国将允许华为为5G移动网络供应设备 “70后”女作家金仁顺当选吉林省作协主席 亚马逊仓库工人压力巨大每年数千人因效率低被辞退 刘永好:企业要用年轻人他们没车没房但有梦想 射击女神杜丽受伤坐轮椅指挥37岁依然肤白貌美 广州公开招标3家共享单车运营商ofo或无法参与 29+14+11!威少里程悲+背景板迈不过的首轮 复星旅文飙近6%兼破顶两日暂累升10.3% 曼联惨啊!3名将无缘争四关键战全靠小将顶大梁 美7.68亿美元强力球彩票中奖者现身:第二天就辞职了 西班牙大选:一场对首相桑切斯和加泰罗尼亚的公投 《流浪地球》正式下映内地总票房超46亿元 梅西为金球奖打下基础!今年还有谁能和他争 德国总理默克尔驳斥了有关她可能很快下台的猜测 2000余名志愿者服务“一带一路”峰会涉及117个岗… 陈楚生宣布二胎得子喜讯甜蜜告白老婆:辛苦啦 绅宝智行1.5T6MT特惠版上市售5.99万元 承认恋情?于小彤手机密码设置成陈小纭生日 俄军:美或正策划对中俄核武库发动先发制人打击 中超最弱火力!靠对手送礼被武磊挤走的人不进球 【观点】美国经济稳步复苏黄金春天还有多远? 彭博调查:经济学家上调今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 一夜之间台湾人都在谈论《我爱我的祖国》 梅西堪称西甲的灭霸!疯狂揽冠仅仰望一尊大神 四环医药飙近9%获国泰君安升逾两成半目标价 拼多多下沉市场用户净增1亿继续成为电商“下沉王” 谷歌看图配诗AI:输入蔡徐坤篮球照后出现了天雷地火 姚晨变迷妹力挺马条:宝藏老男孩被挖掘出来啦! 《复联4》有斯坦李最后一次客串导演确认这件事 号称规模超700亿的集团崩了80后老板被抓 洛天依团队打造虚拟演唱会初音未来洛天依将同台 金莎的手机壳竟是他?网友:你怎么穿品如的衣服 Facebook封杀极右翼人士帐号特朗普发文指责 探探App下架整改母公司陌陌盘前大跌近12% 汤臣集团4月29日回购481万股耗资1436万港币 下一代AirPods,或许可以从助听器里找到灵感 美联储Evans表示他对通胀前景的担忧已增加 四川电视台原台长卢子贵去世曾获冰心散文奖(图) 中国空间站任务将于2020年首飞2022年前后建成 阿里张勇:造风者来自年轻一代要给他们犯错的机会 《天上再见》曝复仇联盟片段讽刺战争暴露人性贪婪 现代汽车一季度净利润增长24%中国业务持续疲软 汇丰:对内地汽车行业表示审慎乐观看好东风集团 中国这届年轻人太能买80后年花4.1万元买奢侈品 谷歌开发“非触摸”Chrome浏览器:用于功能手机 中国联通升约2%破50天线首季多赚22.3% 中国8省份高考改革采用“3+1+2”模式是促进公平还… 杭州接棒2021年田径亚锦赛为2022年亚运会练兵 探索紐約之曼哈頓漫游指南!说起曼哈頓,首先你會想到什麼… 2車蘇花擦撞損毀嚴重2人受傷無生命危險 字节跳动旗下公司经营范围变更:新增演出经纪业务 首个省级职业年金市场化运作启动:按比给A股输送弹药 上万美国童子军遭性侵?一个巨型组织浮出水面 反對種光電台南沿海5百多名養殖漁民抗議 嫦娥四号着陆器于今晨自主唤醒,开展第五月昼工作 瑞幸神话:两岁赴美IPO,VC圈有人惊羡… 要学习巴菲特不要“炒”股票 《再见,少年》新海报张子枫寻觅式成长领悟青春 2比4输勇士却赢未来!夏天俩超巨到碗里来 暴打2米18中锋的幼鲨为何在2米前锋面前吃瘪? 瑞信:中移动给予中性评级维持目标价84.5港元 杨幂告诉你今夏的复古热潮已经被波点承包 “代骂”业务上线淘宝律师:侮辱情节严重或担刑责 韩国遭强征劳工申请变卖日企资产以强制执行赔偿 软银将向德国支付公司Wirecard投资10亿美元 香港发债规模飙升一倍香港金管局:市场短期充满挑战 争议长租公寓续约中介费 2019台北电影节金奖设计师廖小子单挑蝴蝶意象 列数七宗罪珠海银隆上演反腐大剧 名模吕燕发律师函斥抄袭作品反被扒也曾抄大牌? 田羽生《伟大的愿望》定档热血诠释沙雕兄弟情 2019谷歌I/O开发者大会前瞻:波折不断能否绝地反击… 中纪委机关刊谈受处分处理的干部:不能一棒子打死 人工智能\"闯作\"抽象画有点怪,但猴子们认为谜之好看 LIGO升级后立新功:已公布5个疑似引力波信号 金诚控股复牌即急跌两成未能与主席联络 斯里兰卡爆炸案9名袭击者:出身中产有留学背景 一奔驰4S店维修发动机用三无配件被行政处罚20万 莆田健康产业总会强硬发声:要求6千余家医院立即自查 用電量頻攀高 經濟部再掛保證沒問題 关塔那摩监狱前指挥官被炒:疑与监狱不良现状有关 賴清德:要參選還是循黨內民主程序 现金捉襟见肘马斯克重新开启为特斯拉融资的大门 故意自黑?特鲁多:我就是分不清中国日本啊 半场-雷鸟&张成林建功穆里奇破门天海暂2-1永昌 神仙打架都打累了!比复联4还长一小时的神剧 “大陆干预”台湾2020选举?国台办:无稽之谈 SouthEnd食肆盤點:有格調的波士頓人,不會… 微盟急跌13.97%失守10天及20天线仍较招股价高… 勇士中锋投诉哈登小动作!又是后撤步惹的祸? 巴萨预订欧洲金童!欧冠后敲定转会费7000万 梅西欧洲金靴稳了!唯一能pk他的人还被禁赛3场 林丹直面奥运名额残酷竞争:和李宗伟都在努力争取 为补减税资金缺口法国拟对企业避税优惠“开刀” 苏醒发文遭过度解读回怼:别偷懒别臆想调整心态 范冰冰牌面膜香港发售不少顾客慕名而来反应不俗 Hebe田馥甄将加盟何乐音乐去年离开华研自立门户 乐视网病危通知单下发!28万股东凶多吉少 化解分歧常委提案調整初選辦法 阿斯顿·马丁VantageAMR官图发布全球限量2… T-Mobile和Sprint宣布将260亿美元合并延… 高通5G成果丰硕英伟达能否守住芯片头部阵地? 恒基及太古地产合作发展滨海街旧楼项目拟建商厦 日产汽车预计2018财年利润下跌45%为近十年来新… 宝德科技集团首季净利润3596万人民币 亚冠-佩莱连4轮破门鲁能1-0双杀柔佛升小组头名 挚爱一生百岁女人与爱马的羁绊 警方初审吴谢宇8小时:不否认杀母核心问题全回避 VitaCoco天然有机椰子水16.9oz12… 2019年4月29日期市交易提示 谢文骏夺亚锦赛男子110米栏冠军破刘翔纪录 范冰冰低调复出做起了卖面膜的生意 原汶川书记受审央视曾播放其母亲捡废品的故事 美极右翼指责袭击犹太人教堂白人学生:杀得太少 《中国好声音》定档7.19王力宏加盟周杰伦退出 顶着魔咒带着脱臼!面对约基奇26分7板!硬汉 特斯拉在监管文件中披露可能会寻求融资 燒死6至親翁男家屬請法官維持死刑判決 海信家电飙逾6%首季多赚49% 清华大学对博士学位无论文要求应属矫枉过正 新式經口甲狀腺手術外觀完全無疤痕 竞争激烈奈飞重回垃圾债市场融资20亿输血内容扩张 《因法之名》平反案终见光明隋栐良祖孙情仍待解 快点减肥吧过重的人骑马会对马造成很大负担 哈萨克涉药运动员拒还奥运奖牌有个人说金牌丢了 久违了中国地王!中国土拍市场惊现史上最离奇剧情 杜海涛请吴亦凡给沈梦辰录祝福网友:神仙男友 纽约市第一家奥特莱斯落户史岛 《过昭关》导演对谈:文艺片需要更多的政策支持 美国贵妇干起架来,东北老娘们也甘拜下风 西安地铁办原主任受贿细节:受贿10万没给“照顾” dailynewsus-waproll",id:"",cType:"col 秒拍小咖秀及一直播3款APP遇刷单诈骗4月遭骗120… 亚马逊在线销售额首次下降不到总体销售额的一半 新浪观影团《一个母亲的复仇》华谊影院望京抢票 取消伊朗石油进口豁免:特朗普伤人一千自损八百 富瑞:上调ASM太平洋目标价至91港元维持持有评级 谢文骏:虽最佳但我目标远高于此新教练和我配合见成效 时隔六年体操世锦赛重返比利时日本东京落选 保罗德安东尼连续吃T!火箭的圆柱体没了? 规模超700亿金诚集团崩了:涉非法集资80后老板被抓 姆巴佩加盟皇马还有一大阻碍巨头这关怎么过? 中国光大水务最终发售价为每股2.99港元 国家知识产权局谈视觉中国事件:反对以保护之名滥用 洛瑞将45+11的他比作09年姚明!记得9中9这场吗 起底步长制药帝国:明星药曾26次因不良反应被监控 4月A股经历了调整但这些基金涨幅还不错 范冰冰进军演艺圈20年,从金锁到武则天,代表作却只有《… 李彦宏夫妇“被老赖”百度回应:借机炒作 利皮扎马:国家象征优雅的马中贵族 举重亚锦赛夺冠不满足田涛: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撞死了一只羊》专线:每位观众都是我们的太阳 预售20-27万红旗HS5将于5月26日上市 毕书尽承认恋情!公司回应秘恋六年:不靠绯闻操作 外媒:软银考虑将其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进行IPO 马来西亚首个人工智能产业园落地商汤科技参与共建 西媒:库尔图瓦下赛季留队皇马无意将他出售 特斯拉汽车第一季度营收45亿美元净亏同比收窄 杜海涛请吴亦凡给沈梦辰录祝福网友:神仙男友 皇马谁走谁留?西媒投票选出8人没有库尔图瓦 观点:曼联下赛季会解雇索帅他没本事带队翻身 连续10年跑输标普500对冲基金的业绩真的这么烂? 后续经贸磋商取消?中方回应:团队正准备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