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4rfd.com_手机网址

来源:ESR每股发售价定为16.8元超购约2.22倍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1-15 17:35:18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 #标题分割#“妈妈。我想睡一会”(小说)“妈妈,我好累,我想睡一会儿。”杰杰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行字,便爬在书桌上。他的鼻子开始出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流。他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抹了一下,继续睡着。已经是10:30了。他面前的作业单还剩下最后一项——预习英语课文。妈妈在客厅和闺蜜煲电话粥:“你就知足吧,考了全班第3名还不满意。我们杰杰报了5个辅导班还是排不上名次。我都愁死了。”杰杰在梦乡漫游者。他来到了一个小岛,小岛的四周全是清澈碧蓝的海水,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他蹲在海边用手撩着海水。海里的鱼群游来游去,有一只小乌龟慢慢地往岸边游来,杰杰伸手去抓,乌龟潜到了水底,杰杰的衣袖全湿了。“待会儿妈妈又该骂我了。”他赶紧用另一只手去拧衣袖上的水。“没办法。现在哪个孩子不拼啊?大家都在拼,我们只好拼上加拼。才小学三年级就跟不上了,将来怎么办啊?哦,娟娟喊我检查作业了。我先挂了啊。”放下手机,妈妈抬头看了墙上的挂钟,心想“杰杰的作业也该做完了。”她站起身来往杰杰的卧室走去,却见杰杰爬在桌上睡觉,顿时火冒三丈:“你怎么睡了啊?你的作业完成了吗?”杰杰没有动。她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过去,突然呆住了。杰杰的鼻子在流血,把枕在下面的胳膊全浸透了:“杰杰,杰杰,你怎么啦?!”她惊慌失措地拨打着120。医院到了。护士们小心翼翼地从车上往下抬担架,妈妈用手扶着杰杰的脑袋。杰杰突然睁开了双眼。妈妈一阵惊喜:“杰杰,杰杰。你没事的!你没事的!”杰杰无力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作业没做完。我好累,我想再睡会儿。”杰杰闭上了双眼,带着微笑。他又去了梦乡中的那座小岛。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起来。2018年11月19日星期一

编辑:www.44rfd.com_手机网址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chinahaoj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中钢协:8个理由看好钢铁业发展前景 泰媒:RCEP谈判取得重大突破4日晚些时候将公布成果 孙杨听证会流程公布这次仲裁依然不是最终结果 中远海发首9个月多赚60% B站加码音乐市场推“音乐星计划”招募音乐人 被茅台子公司拒录的HIV感染者 5年时间价格腰斩世界第一高楼套牢上千投资客 区块链概念现分化大消费板块再接棒? 银行理财子公司加速落地招银理财获准开业 三亚原副市长王铁明受贿被捕被批不信马列信鬼神 千字公告7次提到中小银行金融委会议释放什么信号?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当前货币政策立场可能仍是合适的 人工智能加速汽车业转型或可重新定义汽车业 我国5G商用正式启动套餐最低128元 证监会启动新三板改革重点推进五方面措施 被迫流离失所叙利亚库尔德人:希望早日回归家园 监管明确保理出表和融资路径1万余家仅2500正常营业 鲍威尔:美联储希望在不修改规则的情况下增加流动性 三季度公募盈利超亿元偏股型基金成 人民日报海外版:“双11”拼“预售” 南华期货资深农产品分析师顾崴获得金牌分析师荣誉 上市前一天要开八九个会网易有道的资本考验刚开始 外媒:惠普确认收到施乐的收购要约 新华都出售持续亏损的新盒科技福建盒马将回归自营 花旗:国药控股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38港元 大豆“惊魂夜”豆粕再冲高 外资和大单资金围攻一大象股区块链龙头被砸3亿元 印度宣布退岀RCEP为何最后关头退岀? 儿童纹身贴暗藏风险:多是三无产品或使皮肤过敏 安邦系大动作:70亿甩卖一次性清仓浙商银行股权 浙江高速物流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葛晋阳被查(图/简历) 美国25岁女孩患脑瘤全程清醒直播自己的开颅手术 电子烟“禁售令”下悦刻等电子烟潜藏网络社交平台 格兰仕喊话天猫:迷途知返回头是岸 创新退市创业板可以更领先 东航航班从万米高空迅速降至3000米已平安备降南昌 网易有道上市之后 比特大陆詹克团沉默内幕:或涉侵吞公司财产 创业板再融资取消连续两年盈利条件 世预赛中国队1-2不敌叙利亚里皮辞职 期市午评:沪银、沪金跌逾1%沪镍直线拉升涨逾2% 5G正式商用一文带你看懂5G套餐5G手机怎么选 第7家“面值退”产生政策强化“重组退”导向 波音董事长:CEO穆伦伯格“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苟坪:去年央企研发经费4900亿约全国研发经费的1/4 药明康德涨停北上资金、汇添富易方达富国中欧大赚 上海杨浦原政法委书记卢焱被开除党籍和政务开除 小猪短租、爱彼迎等民宿乱象:偷拍、盗刷、燃气泄漏 “第二届产业企业风险管理大会”将于28日在沈阳举行 复星医药:前三季度归母净利减少1.45%至20.64亿元 备受伤病困扰怎么办?专家为电竞选手“支招” 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12条举措促跨境贸易投资便利 成都航空为国产飞机ARJ21开通首条国际航线 达洛伊:重庆和老挝的经济贸易合作已经有了一定基础 子公司失控董事辞职股价却连续涨停谁在炒作*ST九有 每平米23万北京这套1949年前的房双11拍卖被疯抢 宗庆后父女罕见同框,斩获浙商大会两项大奖 “风在吼马在叫”听美国合唱团唱中国抗战歌 除了99A和红旗17我军土豪旅标配装备还有啥? 瑞银:中海油服降至中性评级上调目标价至11港元 贵金属牛市终结?黄金、白银、钯金齐齐大跌 新版保健品命名指南:保健品名称不得涉及疾病预防 江西多地水库见底农业减产严重 银联市场化选聘高管名单初定:拟任5名执行副总裁 进博会瑞士展示智能化新形象瑞企青睐中国市场 美媒:数万加拿大人饮用水铅超标 什么才是区块链投资的主线?警惕“蹭概念”减持 500亿!史上最大规模银行转债来袭没钱没股也可打新 MSCI迎来史上最大扩容北上资金10月大举扫货320亿 本周四的FOMC会议,你是选择睡眠还是做单? 外媒:特朗普滥用旗下慈善机构被罚款200万美元 区块链概念人气爆棚绩优白马股也不示弱 收评:恒指涨0.84%二万七得而复失长城汽车暴涨14% 银杏环球张峰:目前科创板还不是价格最好时候 双十一高峰期预计快件量将达28亿件 区块链领域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应是“重研究轻商用” 平安银行推进AIBank建设资产质量持续改善 兴证固收:“花样迭出”19年以来信用债违约盘点 北京车主注意请为冀AY1G15和冀RQ9D60这俩车让行 右追视频左击社交BAT掀起创新攻防战 特朗普遭遇“麻烦”英国今日又有大事 券商“双十一”也疯狂看看有哪些优惠服务项目 董昱坤:高交会现硬科技下一代操作系统中国占先机 新京报:“被埋男婴”的命运要交给合格的“父母” 太平洋证券大股东易主:现四川首富身影去年巨亏13亿 利德转债申购建议:小间距LED领军者大业务齐头并进 港龙地产IPO:融资不计成本资产负债率3年翻8倍 苹果16寸MacBookPro最新渲染图曝光 国家统计局:10月主要经济指标仍在合理区间 中信证券固收研究MLF操作点评:量价配合的宽松 给老兵洗脚的“网红”市委书记履任新职(图) 南华期货:油脂策略报告 券商股全线飘红华鑫股份大涨6% 北京等地企业工资指导线温和调整你的工资涨了吗 大爷手指半年内被门夹2次医生:已癌变赶紧截指 赴台投案的山路十八弯蔡英文还要加几道弯? 马克龙称美国正背弃盟友警告北约已“脑死亡” 张剑和杨明远等任天津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 期货公司如何解决金融牌照受限难题 全球最大自贸区呼之欲出李克强这样评价 美籍“IS分子”被土耳其驱逐卡在土希边境没人要 普思投资回应王思聪被限制高消费:有能力自己解决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张勇:数字经济创造更多机遇 广东高速拦下27吨非法调运巴西冰鲜猪肉(图) 2019双十一新看点:直播大爆发小镇青年买疯了 REPUBLICHC首9个月扭亏不派息 央行报告显示普惠小微贷款增速持续加快 绿城中国建议发行美元优先票据 多名“大鳄”接连落马上海这区政法反腐出重拳 北京知产法院成立5年审案6万件涉外案件超两成 三只松鼠跌落神坛:上市半年业绩变脸代加工模式反噬 首单要约回购顺利完成新三板市场流动性有望改善 投资科创板“基本面至上”分析人士:后市关注基本面 realme5s正式官宣:4800万后置四摄的千元新品 第十六届光博会13日开幕首邀诺奖得主演讲 格力“招亲”落定人选高瓴资本接手 兴业证券杨华辉:资本市场制度基础夯实发展空间巨大 招行武汉分行被罚30万:未严格审查贸易背景真实性 奔驰EQC抢先上市叫板对手豪华电动车市场暗流涌动 RIMOWA推出全新彩虹色iPhone手机壳 王永明:金砖机制需处理好三大关系 陕西劳动保障协理员工资遭拖欠4个月官方回应 工银瑞信陈小鹭:投资时选择公司关注三个方面 康辉出自传:论天分我是平凡中不能再平凡的一个 第五届全球社会企业家生态论坛完美闭幕 欧银仍有弹药?两大官员暗示暂停更多刺激措施 保险公司又要开始补提准备金?重疾发生率变了 蔡鄂生:传统金融机构与金融科技平台合作将更紧密 陕西劳动保障协理员工资遭拖欠4个月官方回应 美联储遇上了一个4万亿美元都无法解决的问题 知情人:河南73套违建别墅住户多为退休干部 英议会通过提前大选动议料迎近百年来首次12月大选 王新哲:发挥先导区引领作用推动AI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7家公司申请被法院受理破产重整助上市公司获新生 港股聚焦:比亚迪与丰田成立合资电动车研发公司 黄河边上有只阻泳队八旬老人编快板唱“别下河” 母亲与未满1岁儿子坠亡事发当天更新3条朋友圈 柏林墙倒塌30年后民粹主义为何在铁幕东边崛起? 珠海明骏与格力集团延期签约股权转让不确定性增加 中国女生穿汉服观看日本展结果撞衫“唐风美人” 一起并购导致的债券血案华谊嘉信实控人欲卖壳离场 通用汽车罢工或拖累美国10月就业增长 希腊环境与能源部部长:欢迎国家电网公司扩大投资 554亿资金争夺20股:主力资金重点出击10股(名单) 掌管国家重要信息的海归博导被查 俄副外长:俄支持叙利亚库尔德人与叙政府对话 王乙康:金融的互联互通是支持实体经济的关键所在 欧盟下调欧元区今明两年经济增长预测 10月社融新增信贷均跌破万亿企业短期融资波动较大 乒协:国乒王楚钦赛中故意扔掉球拍停赛三个月 混改成突破口国企深改助力金融防风险 芝华数据:看好猪概念鸡蛋飙新高 11月4日复盘:弱反后进入整理阶段主力资金出击10股 “减负=制造学渣”?南京市教育局回应了 北京整治漠视侵害群众利益问题:拒付追回医保700余万 中国进口商品品类发生巨大变化转向生活资料延伸 经参头版:莫把普惠金融当成社会救济 香港议员呼吁彻查匿名发声“反修例”法官 人民空军战斗力建设成就述评:奋飞空天向打赢 Uber仍在使用Waymo专有技术或被迫签署授权协议 潘颖:光大控股在新经济领域投资管理规模是270亿 郑东新区:创新城市管理长效机制助力中心城市建设 北京网信办约谈今日头条责令加强信息搜索服务管理 超82万股民“踩雷”一份最危险的退市股名单 迷恋盲盒的年轻人:赌徒心态疯狂与理智做斗争 佳兆业发行额外2亿美元11.95%优先票据 虚假检查患者身体制造创伤继而实施诈骗28人受审 人民日报:13岁少年杀10岁女孩悲剧何以再次上演? 期市收盘涨跌互现:热卷螺纹涨逾2%燃油跌近3% 王雷雷金融梦碎:空中网旗下P2P清退 腾讯就周杰伦音乐侵权诉网易:授权费870万飙至1818万 乌克兰电视台演播室被劫持?网友:不喜欢这种幽默 10月百城住宅价格62城环比上涨南通环比涨3%排第一 生猪养殖+屠宰规模齐扩张华统股份产业链完善加速 丁立国:企业要想永续经营要先学做“长跑者” 前三季房地产投资:广东超万亿云贵广西高速增长 东航航班从万米高空降至3000米现已平安备降南昌 特朗普观看职业棒球赛被嘘球迷高呼:把他关起来 三季度中国手机市场华为出货量创新高占比达44% 前10个月我国对外累计投资6218亿元同比增长5.9% 辽宁营口沿海银行遭“挤兑”回应:现金充足 交银国际洪灏:价值投资在中国一直被误解 *ST华业:金宝矿业拟要约收购公司5%股票 摄像机巨头RED的全息手机不会有第二代了 香港地产股随大市回升嘉里建设上涨3%长实升近2% 国家统计局:生猪产能会逐步恢复猪肉价格将逐步企稳 视频|快速十问十答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柳传志 美参议员抨击高盛 第十二届“谈家桢生命科学奖”揭晓16位科学家获奖 中共中央: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开放 格力混改尘埃落定:高瓴资本张磊入驻董明珠仍居C位 叶檀:终于来了!数字货币战一触即发? 彭博百亿富翁入局特朗普劲敌“+1” 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建议设立公益诉讼基金账户 美联储鸽派Kashkari在降息后对政策位置“感到安心” 重庆出手了:P2P网贷业务全部取缔下一个会是谁? 8人靠区块链成最豪80后最夸张的过去1年每天涨1个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