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6psb.com_www.66psb.com-【单人游戏】

来源:中金王汉锋:A股和中概股估值涨到哪儿了?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1-15 18:48:30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被奴役的亚洲象|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经过驯化的亚洲象在东南亚国家承担了许多繁重的劳作,除了帮助人们开荒、筑路、搬运重物外,还有一些象在每年的旱季被赶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成为运送木头的奴仆。在主人的指令和砍刀背的驱使下,瘦骨嶙峋的大象每天都拖着沉重的铁链,一趟又一趟地把伐掉的木头运送到河边。摄影师在雨林深处跟踪拍摄了数年,用镜头呈现了大象的辛酸生活。将直径超过一米、长达数米的木头从松软的沙滩装到河边的运输船,这个过程同样充满艰辛。因为运输船的船舷位置通常高于沙滩,大象只能借助临时搭建的木板用鼻子和脑袋使劲往上顶。不过经过驯养的大象能听懂很多单词,仅凭驯养它的人在旁边下达指令就能完成各种动作。湄公河流域的雨季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10月份来临,雨季对被人驯养用来运送木头的亚洲象来说,不亚于幸福的假期,因为这个时候,它们就再也不会被驱赶着,终日在路滑坡陡的原始森林里穿梭了。但是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待到旱季重来,这些还未完全恢复体力的大象很快就会被驯养它们的人重新套上铁链,赶进密密的森林中拖拽沉重的木头。故事周而复始,每年都在相同的季节上演。由于砍伐和盗伐通常是在原始森林深处,所以从河边的堆木场到伐木厂的最远距离达十几公里,那些拉木头的大象,一大早就要出发,翻山越岭赶往需要拉木头的地方,途中遇到比较湿滑的地方,大象有时候还会跪下来,一点一点地往前挪,这对于腿关节很难弯曲的大象来说,痛苦可想而知。从2005年起,我就开始关注湄公河沿岸原始森林里拉木头的大象,并持续数年跟踪调查。我发现,仅仅是湄公河流域的老挝段,以沙耶武里为中心的数百公里的区域里,就有近1500头大象被强制奴役到原始森林中搬运木材。另外还有缅甸、泰国的一些森林,也有被人奴役着运送木头的大象。每当看到它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艰难地拖拽着木头前行的场景,我都痛心得无法呼吸。雨季结束的时候,驯养大象的人会把大象散养在附近的森林里,等到旱季有活干的时候,再把它们找回来,套上拉木头的工具。对于被奴役的大象来说,整整一个旱季数个月的辛苦工作又要开始了。老挝境内的原始森林地区,散落着不少爱尼族人居住的村庄,通常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庄一般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房子也都是简陋的小竹楼,条件非常差。除了在附近的山上烧荒耕种之外,许多年轻人还靠驯养大象外出干活来养家糊口。大象在东南亚国家替人们搬运木头并不是新鲜事。受到市场上原木家具价格高涨的刺激,这些年有数不清的伐木工人陆续进驻到湄公河流域的原始森林深处,公开伐木甚至盗伐。但是这些雨林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所有被砍伐的木材都要先从山林中搬运到河边,再用货船运到通公路的码头,所以经过驯养的大象就成了最主要的运输工具。在整个旱季,成百上千经过驯养的大象,把一根一根笨重的原木从原始森林输送到河道边的沙滩上,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

编辑:www.66psb.com_www.66psb.com-【单人游戏】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jinmofa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与苹果和解后周三高通股价再次大涨12.25% 波音客机上现惊险一幕美国男子打开安全门欲跳机 又护犊子!索帅维护曼联罪臣:他也有精彩表现呢 企业高管找“大师”改名“金建聿”最后真进了监狱 富国银行:基于情绪的投资是失败的甚至是相反的 华为雇了个美国人特朗普大吼“我不同意!” 尚德机构营销陷阱:退学扣25%注册费学费高息贷款 “迷魂”珍爱网:红娘的嘴,骗人的鬼 视觉中国股价涨停多家机构疯狂出逃逾4亿 苟利军解释为何FAST缺席黑洞照:工作频段不同 杨开慧写给毛泽东的最美情书看完泪奔 阿杜三节38分勇士复仇客场大胜快船2-1占先 亚马逊中国整合加速总裁张文翊将离职 任正非:只要努力奋斗年轻也能当“将军” 巴黎圣母院重建有多难?橡木必须用19世纪的 美术生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 人民银行定18日发行2019吉祥文化金银纪念币(图) 欧盟下周一或将批准全面改革版权规则:谷歌FB受影响 越南打人者及教练赴华夏驻地带水果牛奶登门致歉 视觉中国黑洞照片使用说明遭质疑律师:谁都能用 这地靠统计造假火了主管部门到区县“集体塌陷” 国外图片库如何给人类首张黑洞照片写版权说明的? 穆帅:曼联防守真不错梅西见血那次防守没啥问题 席忠民:补贴退坡后要么出色要么出局广汽新能源会是后者 汇丰:中广核电力目标价微升至2.2港元维持持有评级 奔驰再致歉:暂停西安利之星4s店销售运营 官方:无住所居民个人工资薪金所得应并入综合所得 最优纠缠光源和最大规模多体纠缠态诞生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文游戏版号申报正式重启 IMF高官:在世界经济摇摇欲坠之际请不要再伤害它! 中国海军成立70周年多国海军活动新闻中心正式启用 梅西找回24岁时的影子!巴萨进球一半和他有关 全通教育:吴晓波频道有别于普通“营销号” ID.ROOMZZ领衔大众之夜亮相5款车型 石原里美要演非正常老板娘她的春季裙装也好看得不正常 美银:收益率曲线倒挂作为经济衰退指标的作用在减弱 时代中国配股筹资15亿港元输血近期疯狂融资 利比亚东部武装出动战机轰炸首都的黎波里多地 特朗普心凉了:只有20%美国人“感受”到减税 高盛将美联储加息预测从2020年第一季度推至第四季度 医美独角兽新氧赴美上市互联网医美平台第一股咋样? 曝皇马签德甲红星即将达成一致本赛季已入25球 离四连冠只差1胜!宇宙勇今年还会留遗憾吗 阿桑奇5月将接受关于引渡美国的庭审 万科刘肖:新青年要做贡献者和行动者 巴黎圣母院起火疑云:火灾前就已“摇摇欲坠”? 一季度销售分化中小房企大涨 瑞银:重申青岛啤酒买入评级目标升8.8%至48.88… 香港资深演员林文伟离世曾出演影版《上海滩》 力挺许志安与网友掀骂战苏永康这样回应 當地道的波士頓人,從享受春夏戶外“野餐”開始 英特尔将退出5G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专注5G网络 修俊一:年轻化是新捷达要释放出的强力信号 腾讯科技将代理任天堂的“NintendoSwitch… 中移动开通三沙首个5G基站信号覆盖延伸祖国最南端 谁的996: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亚马逊筹备卫星互联网服务马斯克炮轰贝索斯:抄袭! 美拟对中国光伏电池产品发起337调查商务部回应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全球逆风继续影响欧元区增长 富士康美国建厂记:厂没建好当地农民就炸开了锅 成品油价格迎年内“第六涨”加满一箱油多花6元 潘欣欣:陆风汽车做好了迎接5G变革的准备 科尔曼:中超每一场都很困难继续加强整体性的防守 国君策略:市场关注点将转向盈利底持续推荐周期板块 运动在升级福特锐界ST车型细节解析 Uber来了:十年亏损败走中国IPO仍估值千亿美元 中国最高法原院长肖扬去世曾被称为“改革院长” 银杏教育四川建校获政府补贴6500万人民币 西安官方通报“奔驰车主哭诉维权”此前曾发布后秒删 北京书记市长三次批示国瑞熙院家园保障房拉网整改 面对中美,德国在这件大事上急了! 章子怡给汪峰剪脚指甲爆料两只手还剪不动引爆笑 名医答疑:孩子倒睫怎么办? 德国安全部门负责人:境内潜在IS分子逾两千 曝热刺今夏恐送走法国冠军门神买下这人替代他 天佑阿森纳!对手门神送礼+锋王染红3分太容易 《复联4》记者会美女翻译爆红竟还开公司捧男团 RoyKim母校乔治敦大学学生联名请愿勒令其退学 武磊拿奖啦!年度最佳亚洲球员瓜帅获最佳教练 王洪涛:餐饮企业连锁程度低影响食品安全 发改委促买家电家电股上涨海信家电上升5.39% NCT127赴美表演遭比中指被错认成BTS粉丝超心疼 2019上海车展:威马EX5Pro补贴后售价23.9… 谷歌遭比价平台IdealoGmbH起诉:用搜索偏袒自… 澳能建设4月15日回购40万股耗资50万港币 高估值与高增速背后Zscaler的吸引或“致命”? 从重处罚!视觉中国罚单来了,更多跌停在路上 起底视觉中国:行业良心还是版权猎手 郭富城升级当爸后超有爱心金像奖现场帮小孩圆梦 厉害了中俄搞了个大项目 她曾是赵本山最得意女弟子,经历婚姻失败,如今参加婚礼献… 重磅!科学家最新发现宇宙形成时的第一种分子 蔡英文扬言驱离大陆军机,国台办:想都不要想 WPA球员锦标赛亚洲球员揽四强台菲球手捉对厮杀 新能源车补贴退坡后,蔚来推优惠版电池续航升级方案 丰田泰治:东风启辰不止着重新能源同时兼顾多种能源解决… 雷霆又一个重伤的!新科扣篮王右肘手术伤停4周 不孕不育警惕垂体瘤!6大症状要小心 陈飞宇被曝接拍陈凯歌国庆献礼电影,却因外籍身份暴露遭受… 海底捞扩张增厚业绩难持续数百门店销售额增速降10% 2019内地票房破200亿!速度比去年慢近两周 起底资本新贵李勤:鏖战成都路桥后收缩地产业务亏损 唐浩:华晨中华要回归国民精品车的定位 五问奔驰事件和解后续:其他车主金融服务费能退吗 标普500指数攻向历史高位科技股吹响冲锋号 基德禅师麦克海尔,还是泰伦卢?谁能来接手湖人 哈弗F7x极智潮玩版上市售11.99-13.49万元 中消协:被投诉汽车品牌奔驰排第二刹车发动机问题多 与创始人存在纠纷:数字资产交易所币安下架比特币SV 在美多地爆发高致命性“超级真菌”来了? 响水爆炸事故前盐城市委被指“化工整治不彻底” 汽车经销股逆市受压中升控股下跌4.94%永达走低约4… 阿桑奇被抓后祖国澳大利亚政府的表现被骂翻了 李若彤发文感谢粉丝陪伴:我会陪你们一起走下去 网贷备案进程仍存不确定京东数科收购P2P网贷平台 巴黎圣母院大火尚未完全扑灭专家:重建面临挑战 Uber称将于4月26日启动IPO路演:开始招揽投资者 丰田泰治:东风启辰不止着重新能源同时兼顾多种能源解决… 荣威概念车Vision-i/MARVELXPro正… 娜扎把自己搞成范冰冰是何苦呢 SwitchVR纸盒上手玩你应该买一套吗? 高盛:中国铁塔降至中性评级上调目标价至2.22港元 《青春斗》成绩不佳就退休?赵宝刚:就是找个理由 中市府收到台電陳述意見改善水汙染發電先減產10% 武磊锋线大哥身价疯狂上涨一年内身价狂涨20倍 非偶像台剧也能拍好?贾静雯新剧仅凭10集赚满口碑 新华社:欧洲央行按兵不动保留政策调整余地 俄罗斯想做这件事普京请中国来帮忙 女童进武校2天后死亡其父称监控里有人打女儿 大城市放宽或取消落户限制扰动楼市抢人还是抢房? VOGUE5出道XJapan吉他手有意合作 坐拥史上最强金融火力美国企业为何不扩大投资? 张远踢馆《创造营2019》坦然面对“回锅肉”争议 黄金又在逼近1280警惕空头乘胜追击分析师最新预测 全面封杀?TVB将黄心颖演唱主题曲消音变纯音乐 邱泽半年2个角色心中只有演戏:好剧本不接吗? 长三甲系列运载火箭即将第100次发射 全程深度解读人类首次拍摄黑洞图像! 格力电器再创新高,有券商上调目标价至80元 19年净增1.18亿中国成唯一老年人口超2亿的国家 曝胜利与朴寒星老公疑挪用公款金额高达350万元 三星推出GalaxyA80韩国厂商也做机械弹结构了 视觉中国:公司网站暂停服务不能准确预计恢复时间 高银金融向主席收购启德地皮40%股权 事件升级:奔驰女车主声讨金融服务费? 央视导演凌晨发文吐槽某新人组合耍大牌,出道1年引网友猜… 时话|李宇春腕表比冰箱更精彩这一季白色潜水表狂种草 为巴黎圣母院祈祷!博格巴领衔足坛众星哀悼|图 第六次被广东淘汰悲催深圳何时能翻过这座山? 湖人赛季总结会之芬森:我们打得不想一个整体 国博馆长:愿在圣母院的灾后重建中向法方提供帮助 旧金山或成美国首个禁止人脸识别的城市 俄媒:俄正在输掉太空竞赛卫星质量不如中国 厄瓜多尔为何交出阿桑奇?前总统:找美国换贷款 暴力扣将+防守铁闸!他上次这么猛还是4年前 专家:《外商投资法》颁布水到渠成保障外商在华投资 外媒:德银CEO对与德国商业银行的谈判不愿急于求成 功亏一篑:耗资1亿美元以色列飞船在登月最后一刻坠毁 误打误撞,竟看了一部藏语版《东邪西毒》 安邦退场北京CBD黄金地块的“复活劫” 骨灰级操盘手用30多年期货交易换来的20个经典问答 蒙牛乳业随市续跌逾2%失守10天线 “优衣库”对中国依存度加强 中市府推益菌肥去化稻草抗空汙露天燃燒面積大幅下降 外媒:拍卖会上的4.5亿美元达芬奇名画或是赝品 小心这种不会飞的鸟!“世界上最危险的鸟”在佛州杀死主人 這個長周末,尋彩蛋、找兔子、漫展、遊行…統統讓你玩個夠… 秘鲁前总统为避免被捕自杀身亡他受到哪些指控? 欧洲制造业走下坡路?他们的政府打算这么干 2019上海车展GYON携首款车型亮相 武磊队友目睹巴黎圣母院火灾1天前他刚去参观过 中国海军开通微博:简介中\"五个儿子\"亮了(图) 国安连胜其实存在1隐患好的防守不是用红牌换来的 巨量社融的七个市场信号:拐点临近? 蔡徐坤方针对恶搞视频发声明:将追究法律责任 23中8一节被帽3次?第4节仍是郭艾伦扛着辽篮走 分析师:奈飞缺乏好的商业模式科技股还有更好选择 这个技术有点羞羞的解码全新一代奔驰GLE 全国首批企业开办全流程智能服务一体机正式启用 IOC主席巴赫关切巴黎火灾向法国总统致电慰问 10米外超远三分杀死比赛!最强杀神给威少上课 纪录片《港珠澳大桥》亮相北影节聚焦中国桥梁人 上金所拟延长黄金交易时间提高投资活跃度 微宏助力长安等乘用车动力电池技术 天风徐彪:顺周期or逆周期?看好6月末的成长股机会 《在乎你》今日上映五大看点获赞4月最走心女性电影 许志安记者会道歉避谈出轨两年,女方目前疑似已被封杀 百度与中国电信达成战略合作覆盖AI、5G等领域 李小加:科创板纳入沪股通洽商中内地:先推出再考虑 贵州山村12个学生攀山跨江溜索上学当地政府回应 美国火了的产业延烧至中国少儿编程缘何成资本的香饽饽? 科尔曼:重庆赢完上港信心大增我们犯错导致失球 《青春斗》收官郑爽发文:感受了想作就作的青春 滨江集团冲“千亿”失利归母净利润下降负债攀升 剧透王鲁法洛曝《复联4》剧本内容:美国队长xx了 “逼瘾”又犯了?才消停几天,韦德又坐不住了 刘强东:京东永远不会强制员工996但享受拼搏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