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33rfd.com_22sblive.com_【sunbet官网$】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2-08 05:20:22  【字号:      】

www33rfd.com_22sblive.com_【sunbet官网$】中国日报网评:法以强国、宪以载道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逻辑#标题分割#法治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对于各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具有普遍意义。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对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并作出历史性的决议,向世界发出了“中国之治”的时代最强音。新中国成立七十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波澜壮阔的历史证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必然。宪法为国家治理提供坚实的法理基础法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中国之治”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依托。《韩非子》中有言:“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形成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这一道路有效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和融合,这一道路是中国在近现代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形成的符合当代中国国情、顺应历史趋势的科学和正确的道路,这一道路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现实逻辑的必然。法治中国的道路选择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在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宪法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基础,这是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和现实逻辑综合作用的结果。法治作为治国理政的最基本的方式不仅在一般意义上意味着在各项工作中要恪守规则、坚持规则思维之上,更是在最根本意义上要求规则本身符合宪法的基本精神,使得法律之治达到一种更高水准的宪法之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依法治国的最高形态就是依宪治国,只有以宪法作为统帅的全面依法治国,才能确保我们的法治在更高水准上实现一种内核精神和基本原则的统一。习近平同志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宪法序言载明了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在新时代推进宪法实施,党的领导为保证宪法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和制度保障,同时党也带头模范遵守和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尊严。正如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所强调,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我们党首先要带头尊崇和执行宪法,把领导人民制定和实施宪法同党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统一起来。国家治理必须通过宪法实现善治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构建一个“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的目标之一就是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项工作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通过制度之治的力量确保国家治理符合法治的各项要求。亚里士多德在其名著《政治学》明确提出:“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的良好的法律。”法治不仅是一种形式意义上的规则之治,更是实质意义上的良法之治,正如古人所言,“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从这个意义上讲,良法善治应该成为新时代中国之治所追求和实现的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表明是否能够形成一个符合现代法治要求的治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的成败。法治本身相对与人治而言就是一种具有革命性、颠覆性的治理模式。在普遍规则之治的全球法政图景中,我们还必须坚持一种取向于“善治”的规则之治,换言之,一个成功的法治建设不仅仅体现在建章立制的表层,而是要建构一个能够对各项规则进行品质控制更高层级的体系。宪法正是为规则的品质提供控制的最佳制度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包括治理主体、治理客体、治理制度、治理技术等各种治理要素的程序和实体配置都需要借助宪法来确保现代国家治理符合良法善治的要求。宪法之治旨在“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当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面临的迫切的时代任务,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政府治理,还是社会治理,宪法之治本身都凝聚了现代化进程中无数中国人为之生生不息奋斗的伟大梦想。宪法之治的人民性这一本质特征决定了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服务于人民、造福于国家的真正主人——人民。“法以强国、宪以载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身处人类文明的历史洪流之中,法治成为了现代各国人民经过深思熟虑和审慎选择之后的最佳治理方式。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与教训都表明以宪法之治为根本皈依的现代法治建设是一个系统而复杂的历史工程。国家治理既要接受合法性控制,也必须回应制度供给的有效性。一个无效或者低效的治理不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善治。正是由于宪法凝结着人民建构良好秩序、寻求美好生活愿景,同时宪法又蕴含着供给法治需求的制度能力,所以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必须以宪法为最高遵循,确保宪法的核心精神和基本原则能够引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和实现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作者系上海学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复旦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中国日报网评:法以强国、宪以载道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逻辑#标题分割#法治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对于各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具有普遍意义。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对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并作出历史性的决议,向世界发出了“中国之治”的时代最强音。新中国成立七十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波澜壮阔的历史证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必然。宪法为国家治理提供坚实的法理基础法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中国之治”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依托。《韩非子》中有言:“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形成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这一道路有效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和融合,这一道路是中国在近现代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形成的符合当代中国国情、顺应历史趋势的科学和正确的道路,这一道路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现实逻辑的必然。法治中国的道路选择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在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宪法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基础,这是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和现实逻辑综合作用的结果。法治作为治国理政的最基本的方式不仅在一般意义上意味着在各项工作中要恪守规则、坚持规则思维之上,更是在最根本意义上要求规则本身符合宪法的基本精神,使得法律之治达到一种更高水准的宪法之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依法治国的最高形态就是依宪治国,只有以宪法作为统帅的全面依法治国,才能确保我们的法治在更高水准上实现一种内核精神和基本原则的统一。习近平同志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宪法序言载明了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在新时代推进宪法实施,党的领导为保证宪法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和制度保障,同时党也带头模范遵守和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尊严。正如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所强调,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我们党首先要带头尊崇和执行宪法,把领导人民制定和实施宪法同党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统一起来。国家治理必须通过宪法实现善治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构建一个“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的目标之一就是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项工作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通过制度之治的力量确保国家治理符合法治的各项要求。亚里士多德在其名著《政治学》明确提出:“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的良好的法律。”法治不仅是一种形式意义上的规则之治,更是实质意义上的良法之治,正如古人所言,“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从这个意义上讲,良法善治应该成为新时代中国之治所追求和实现的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表明是否能够形成一个符合现代法治要求的治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的成败。法治本身相对与人治而言就是一种具有革命性、颠覆性的治理模式。在普遍规则之治的全球法政图景中,我们还必须坚持一种取向于“善治”的规则之治,换言之,一个成功的法治建设不仅仅体现在建章立制的表层,而是要建构一个能够对各项规则进行品质控制更高层级的体系。宪法正是为规则的品质提供控制的最佳制度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包括治理主体、治理客体、治理制度、治理技术等各种治理要素的程序和实体配置都需要借助宪法来确保现代国家治理符合良法善治的要求。宪法之治旨在“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当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面临的迫切的时代任务,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政府治理,还是社会治理,宪法之治本身都凝聚了现代化进程中无数中国人为之生生不息奋斗的伟大梦想。宪法之治的人民性这一本质特征决定了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服务于人民、造福于国家的真正主人——人民。“法以强国、宪以载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身处人类文明的历史洪流之中,法治成为了现代各国人民经过深思熟虑和审慎选择之后的最佳治理方式。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与教训都表明以宪法之治为根本皈依的现代法治建设是一个系统而复杂的历史工程。国家治理既要接受合法性控制,也必须回应制度供给的有效性。一个无效或者低效的治理不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善治。正是由于宪法凝结着人民建构良好秩序、寻求美好生活愿景,同时宪法又蕴含着供给法治需求的制度能力,所以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必须以宪法为最高遵循,确保宪法的核心精神和基本原则能够引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和实现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作者系上海学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复旦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中国日报网评:法以强国、宪以载道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逻辑#标题分割#法治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对于各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具有普遍意义。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对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并作出历史性的决议,向世界发出了“中国之治”的时代最强音。新中国成立七十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波澜壮阔的历史证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必然。宪法为国家治理提供坚实的法理基础法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中国之治”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依托。《韩非子》中有言:“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形成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这一道路有效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和融合,这一道路是中国在近现代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形成的符合当代中国国情、顺应历史趋势的科学和正确的道路,这一道路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现实逻辑的必然。法治中国的道路选择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在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宪法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基础,这是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和现实逻辑综合作用的结果。法治作为治国理政的最基本的方式不仅在一般意义上意味着在各项工作中要恪守规则、坚持规则思维之上,更是在最根本意义上要求规则本身符合宪法的基本精神,使得法律之治达到一种更高水准的宪法之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依法治国的最高形态就是依宪治国,只有以宪法作为统帅的全面依法治国,才能确保我们的法治在更高水准上实现一种内核精神和基本原则的统一。习近平同志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宪法序言载明了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在新时代推进宪法实施,党的领导为保证宪法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和制度保障,同时党也带头模范遵守和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尊严。正如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所强调,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我们党首先要带头尊崇和执行宪法,把领导人民制定和实施宪法同党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统一起来。国家治理必须通过宪法实现善治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构建一个“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的目标之一就是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项工作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通过制度之治的力量确保国家治理符合法治的各项要求。亚里士多德在其名著《政治学》明确提出:“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的良好的法律。”法治不仅是一种形式意义上的规则之治,更是实质意义上的良法之治,正如古人所言,“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从这个意义上讲,良法善治应该成为新时代中国之治所追求和实现的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表明是否能够形成一个符合现代法治要求的治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的成败。法治本身相对与人治而言就是一种具有革命性、颠覆性的治理模式。在普遍规则之治的全球法政图景中,我们还必须坚持一种取向于“善治”的规则之治,换言之,一个成功的法治建设不仅仅体现在建章立制的表层,而是要建构一个能够对各项规则进行品质控制更高层级的体系。宪法正是为规则的品质提供控制的最佳制度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包括治理主体、治理客体、治理制度、治理技术等各种治理要素的程序和实体配置都需要借助宪法来确保现代国家治理符合良法善治的要求。宪法之治旨在“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当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面临的迫切的时代任务,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政府治理,还是社会治理,宪法之治本身都凝聚了现代化进程中无数中国人为之生生不息奋斗的伟大梦想。宪法之治的人民性这一本质特征决定了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服务于人民、造福于国家的真正主人——人民。“法以强国、宪以载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身处人类文明的历史洪流之中,法治成为了现代各国人民经过深思熟虑和审慎选择之后的最佳治理方式。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与教训都表明以宪法之治为根本皈依的现代法治建设是一个系统而复杂的历史工程。国家治理既要接受合法性控制,也必须回应制度供给的有效性。一个无效或者低效的治理不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善治。正是由于宪法凝结着人民建构良好秩序、寻求美好生活愿景,同时宪法又蕴含着供给法治需求的制度能力,所以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必须以宪法为最高遵循,确保宪法的核心精神和基本原则能够引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和实现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作者系上海学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复旦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

中国日报网评:法以强国、宪以载道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逻辑#标题分割#法治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对于各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具有普遍意义。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对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并作出历史性的决议,向世界发出了“中国之治”的时代最强音。新中国成立七十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波澜壮阔的历史证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必然。宪法为国家治理提供坚实的法理基础法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中国之治”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依托。《韩非子》中有言:“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形成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这一道路有效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和融合,这一道路是中国在近现代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形成的符合当代中国国情、顺应历史趋势的科学和正确的道路,这一道路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现实逻辑的必然。法治中国的道路选择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在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宪法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基础,这是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和现实逻辑综合作用的结果。法治作为治国理政的最基本的方式不仅在一般意义上意味着在各项工作中要恪守规则、坚持规则思维之上,更是在最根本意义上要求规则本身符合宪法的基本精神,使得法律之治达到一种更高水准的宪法之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依法治国的最高形态就是依宪治国,只有以宪法作为统帅的全面依法治国,才能确保我们的法治在更高水准上实现一种内核精神和基本原则的统一。习近平同志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宪法序言载明了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在新时代推进宪法实施,党的领导为保证宪法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和制度保障,同时党也带头模范遵守和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尊严。正如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所强调,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我们党首先要带头尊崇和执行宪法,把领导人民制定和实施宪法同党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统一起来。国家治理必须通过宪法实现善治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构建一个“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的目标之一就是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项工作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通过制度之治的力量确保国家治理符合法治的各项要求。亚里士多德在其名著《政治学》明确提出:“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的良好的法律。”法治不仅是一种形式意义上的规则之治,更是实质意义上的良法之治,正如古人所言,“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从这个意义上讲,良法善治应该成为新时代中国之治所追求和实现的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表明是否能够形成一个符合现代法治要求的治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的成败。法治本身相对与人治而言就是一种具有革命性、颠覆性的治理模式。在普遍规则之治的全球法政图景中,我们还必须坚持一种取向于“善治”的规则之治,换言之,一个成功的法治建设不仅仅体现在建章立制的表层,而是要建构一个能够对各项规则进行品质控制更高层级的体系。宪法正是为规则的品质提供控制的最佳制度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包括治理主体、治理客体、治理制度、治理技术等各种治理要素的程序和实体配置都需要借助宪法来确保现代国家治理符合良法善治的要求。宪法之治旨在“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当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面临的迫切的时代任务,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政府治理,还是社会治理,宪法之治本身都凝聚了现代化进程中无数中国人为之生生不息奋斗的伟大梦想。宪法之治的人民性这一本质特征决定了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服务于人民、造福于国家的真正主人——人民。“法以强国、宪以载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身处人类文明的历史洪流之中,法治成为了现代各国人民经过深思熟虑和审慎选择之后的最佳治理方式。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与教训都表明以宪法之治为根本皈依的现代法治建设是一个系统而复杂的历史工程。国家治理既要接受合法性控制,也必须回应制度供给的有效性。一个无效或者低效的治理不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善治。正是由于宪法凝结着人民建构良好秩序、寻求美好生活愿景,同时宪法又蕴含着供给法治需求的制度能力,所以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必须以宪法为最高遵循,确保宪法的核心精神和基本原则能够引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和实现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作者系上海学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复旦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中国日报网评:法以强国、宪以载道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逻辑#标题分割#法治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对于各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具有普遍意义。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对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并作出历史性的决议,向世界发出了“中国之治”的时代最强音。新中国成立七十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波澜壮阔的历史证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必然。宪法为国家治理提供坚实的法理基础法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中国之治”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依托。《韩非子》中有言:“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形成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这一道路有效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和融合,这一道路是中国在近现代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形成的符合当代中国国情、顺应历史趋势的科学和正确的道路,这一道路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现实逻辑的必然。法治中国的道路选择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在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宪法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基础,这是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和现实逻辑综合作用的结果。法治作为治国理政的最基本的方式不仅在一般意义上意味着在各项工作中要恪守规则、坚持规则思维之上,更是在最根本意义上要求规则本身符合宪法的基本精神,使得法律之治达到一种更高水准的宪法之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依法治国的最高形态就是依宪治国,只有以宪法作为统帅的全面依法治国,才能确保我们的法治在更高水准上实现一种内核精神和基本原则的统一。习近平同志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宪法序言载明了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在新时代推进宪法实施,党的领导为保证宪法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和制度保障,同时党也带头模范遵守和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尊严。正如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所强调,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我们党首先要带头尊崇和执行宪法,把领导人民制定和实施宪法同党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统一起来。国家治理必须通过宪法实现善治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构建一个“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的目标之一就是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项工作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通过制度之治的力量确保国家治理符合法治的各项要求。亚里士多德在其名著《政治学》明确提出:“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的良好的法律。”法治不仅是一种形式意义上的规则之治,更是实质意义上的良法之治,正如古人所言,“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从这个意义上讲,良法善治应该成为新时代中国之治所追求和实现的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表明是否能够形成一个符合现代法治要求的治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的成败。法治本身相对与人治而言就是一种具有革命性、颠覆性的治理模式。在普遍规则之治的全球法政图景中,我们还必须坚持一种取向于“善治”的规则之治,换言之,一个成功的法治建设不仅仅体现在建章立制的表层,而是要建构一个能够对各项规则进行品质控制更高层级的体系。宪法正是为规则的品质提供控制的最佳制度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包括治理主体、治理客体、治理制度、治理技术等各种治理要素的程序和实体配置都需要借助宪法来确保现代国家治理符合良法善治的要求。宪法之治旨在“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当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面临的迫切的时代任务,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政府治理,还是社会治理,宪法之治本身都凝聚了现代化进程中无数中国人为之生生不息奋斗的伟大梦想。宪法之治的人民性这一本质特征决定了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服务于人民、造福于国家的真正主人——人民。“法以强国、宪以载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身处人类文明的历史洪流之中,法治成为了现代各国人民经过深思熟虑和审慎选择之后的最佳治理方式。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与教训都表明以宪法之治为根本皈依的现代法治建设是一个系统而复杂的历史工程。国家治理既要接受合法性控制,也必须回应制度供给的有效性。一个无效或者低效的治理不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善治。正是由于宪法凝结着人民建构良好秩序、寻求美好生活愿景,同时宪法又蕴含着供给法治需求的制度能力,所以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必须以宪法为最高遵循,确保宪法的核心精神和基本原则能够引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和实现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作者系上海学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复旦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中国日报网评:法以强国、宪以载道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逻辑#标题分割#法治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对于各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具有普遍意义。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对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并作出历史性的决议,向世界发出了“中国之治”的时代最强音。新中国成立七十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波澜壮阔的历史证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必然。宪法为国家治理提供坚实的法理基础法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中国之治”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依托。《韩非子》中有言:“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形成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这一道路有效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和融合,这一道路是中国在近现代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形成的符合当代中国国情、顺应历史趋势的科学和正确的道路,这一道路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现实逻辑的必然。法治中国的道路选择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在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宪法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基础,这是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和现实逻辑综合作用的结果。法治作为治国理政的最基本的方式不仅在一般意义上意味着在各项工作中要恪守规则、坚持规则思维之上,更是在最根本意义上要求规则本身符合宪法的基本精神,使得法律之治达到一种更高水准的宪法之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依法治国的最高形态就是依宪治国,只有以宪法作为统帅的全面依法治国,才能确保我们的法治在更高水准上实现一种内核精神和基本原则的统一。习近平同志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宪法序言载明了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在新时代推进宪法实施,党的领导为保证宪法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和制度保障,同时党也带头模范遵守和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尊严。正如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所强调,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我们党首先要带头尊崇和执行宪法,把领导人民制定和实施宪法同党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统一起来。国家治理必须通过宪法实现善治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构建一个“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的目标之一就是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项工作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通过制度之治的力量确保国家治理符合法治的各项要求。亚里士多德在其名著《政治学》明确提出:“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的良好的法律。”法治不仅是一种形式意义上的规则之治,更是实质意义上的良法之治,正如古人所言,“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从这个意义上讲,良法善治应该成为新时代中国之治所追求和实现的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表明是否能够形成一个符合现代法治要求的治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的成败。法治本身相对与人治而言就是一种具有革命性、颠覆性的治理模式。在普遍规则之治的全球法政图景中,我们还必须坚持一种取向于“善治”的规则之治,换言之,一个成功的法治建设不仅仅体现在建章立制的表层,而是要建构一个能够对各项规则进行品质控制更高层级的体系。宪法正是为规则的品质提供控制的最佳制度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包括治理主体、治理客体、治理制度、治理技术等各种治理要素的程序和实体配置都需要借助宪法来确保现代国家治理符合良法善治的要求。宪法之治旨在“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当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面临的迫切的时代任务,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政府治理,还是社会治理,宪法之治本身都凝聚了现代化进程中无数中国人为之生生不息奋斗的伟大梦想。宪法之治的人民性这一本质特征决定了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服务于人民、造福于国家的真正主人——人民。“法以强国、宪以载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身处人类文明的历史洪流之中,法治成为了现代各国人民经过深思熟虑和审慎选择之后的最佳治理方式。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与教训都表明以宪法之治为根本皈依的现代法治建设是一个系统而复杂的历史工程。国家治理既要接受合法性控制,也必须回应制度供给的有效性。一个无效或者低效的治理不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善治。正是由于宪法凝结着人民建构良好秩序、寻求美好生活愿景,同时宪法又蕴含着供给法治需求的制度能力,所以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必须以宪法为最高遵循,确保宪法的核心精神和基本原则能够引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和实现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作者系上海学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复旦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中国日报网评:法以强国、宪以载道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逻辑#标题分割#法治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对于各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具有普遍意义。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对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并作出历史性的决议,向世界发出了“中国之治”的时代最强音。新中国成立七十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波澜壮阔的历史证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必然。宪法为国家治理提供坚实的法理基础法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中国之治”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依托。《韩非子》中有言:“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形成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这一道路有效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和融合,这一道路是中国在近现代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形成的符合当代中国国情、顺应历史趋势的科学和正确的道路,这一道路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现实逻辑的必然。法治中国的道路选择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在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宪法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基础,这是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和现实逻辑综合作用的结果。法治作为治国理政的最基本的方式不仅在一般意义上意味着在各项工作中要恪守规则、坚持规则思维之上,更是在最根本意义上要求规则本身符合宪法的基本精神,使得法律之治达到一种更高水准的宪法之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依法治国的最高形态就是依宪治国,只有以宪法作为统帅的全面依法治国,才能确保我们的法治在更高水准上实现一种内核精神和基本原则的统一。习近平同志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宪法序言载明了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在新时代推进宪法实施,党的领导为保证宪法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和制度保障,同时党也带头模范遵守和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尊严。正如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所强调,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我们党首先要带头尊崇和执行宪法,把领导人民制定和实施宪法同党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统一起来。国家治理必须通过宪法实现善治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构建一个“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的目标之一就是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项工作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通过制度之治的力量确保国家治理符合法治的各项要求。亚里士多德在其名著《政治学》明确提出:“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的良好的法律。”法治不仅是一种形式意义上的规则之治,更是实质意义上的良法之治,正如古人所言,“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从这个意义上讲,良法善治应该成为新时代中国之治所追求和实现的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表明是否能够形成一个符合现代法治要求的治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的成败。法治本身相对与人治而言就是一种具有革命性、颠覆性的治理模式。在普遍规则之治的全球法政图景中,我们还必须坚持一种取向于“善治”的规则之治,换言之,一个成功的法治建设不仅仅体现在建章立制的表层,而是要建构一个能够对各项规则进行品质控制更高层级的体系。宪法正是为规则的品质提供控制的最佳制度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包括治理主体、治理客体、治理制度、治理技术等各种治理要素的程序和实体配置都需要借助宪法来确保现代国家治理符合良法善治的要求。宪法之治旨在“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当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面临的迫切的时代任务,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政府治理,还是社会治理,宪法之治本身都凝聚了现代化进程中无数中国人为之生生不息奋斗的伟大梦想。宪法之治的人民性这一本质特征决定了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服务于人民、造福于国家的真正主人——人民。“法以强国、宪以载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身处人类文明的历史洪流之中,法治成为了现代各国人民经过深思熟虑和审慎选择之后的最佳治理方式。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与教训都表明以宪法之治为根本皈依的现代法治建设是一个系统而复杂的历史工程。国家治理既要接受合法性控制,也必须回应制度供给的有效性。一个无效或者低效的治理不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善治。正是由于宪法凝结着人民建构良好秩序、寻求美好生活愿景,同时宪法又蕴含着供给法治需求的制度能力,所以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必须以宪法为最高遵循,确保宪法的核心精神和基本原则能够引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和实现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作者系上海学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复旦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

中国日报网评:法以强国、宪以载道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逻辑#标题分割#法治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对于各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具有普遍意义。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对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并作出历史性的决议,向世界发出了“中国之治”的时代最强音。新中国成立七十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波澜壮阔的历史证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必然。宪法为国家治理提供坚实的法理基础法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中国之治”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依托。《韩非子》中有言:“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形成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这一道路有效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和融合,这一道路是中国在近现代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形成的符合当代中国国情、顺应历史趋势的科学和正确的道路,这一道路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现实逻辑的必然。法治中国的道路选择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在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宪法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基础,这是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和现实逻辑综合作用的结果。法治作为治国理政的最基本的方式不仅在一般意义上意味着在各项工作中要恪守规则、坚持规则思维之上,更是在最根本意义上要求规则本身符合宪法的基本精神,使得法律之治达到一种更高水准的宪法之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依法治国的最高形态就是依宪治国,只有以宪法作为统帅的全面依法治国,才能确保我们的法治在更高水准上实现一种内核精神和基本原则的统一。习近平同志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宪法序言载明了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在新时代推进宪法实施,党的领导为保证宪法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和制度保障,同时党也带头模范遵守和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尊严。正如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所强调,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我们党首先要带头尊崇和执行宪法,把领导人民制定和实施宪法同党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统一起来。国家治理必须通过宪法实现善治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构建一个“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的目标之一就是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项工作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通过制度之治的力量确保国家治理符合法治的各项要求。亚里士多德在其名著《政治学》明确提出:“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的良好的法律。”法治不仅是一种形式意义上的规则之治,更是实质意义上的良法之治,正如古人所言,“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从这个意义上讲,良法善治应该成为新时代中国之治所追求和实现的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表明是否能够形成一个符合现代法治要求的治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的成败。法治本身相对与人治而言就是一种具有革命性、颠覆性的治理模式。在普遍规则之治的全球法政图景中,我们还必须坚持一种取向于“善治”的规则之治,换言之,一个成功的法治建设不仅仅体现在建章立制的表层,而是要建构一个能够对各项规则进行品质控制更高层级的体系。宪法正是为规则的品质提供控制的最佳制度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包括治理主体、治理客体、治理制度、治理技术等各种治理要素的程序和实体配置都需要借助宪法来确保现代国家治理符合良法善治的要求。宪法之治旨在“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当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面临的迫切的时代任务,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政府治理,还是社会治理,宪法之治本身都凝聚了现代化进程中无数中国人为之生生不息奋斗的伟大梦想。宪法之治的人民性这一本质特征决定了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服务于人民、造福于国家的真正主人——人民。“法以强国、宪以载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身处人类文明的历史洪流之中,法治成为了现代各国人民经过深思熟虑和审慎选择之后的最佳治理方式。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与教训都表明以宪法之治为根本皈依的现代法治建设是一个系统而复杂的历史工程。国家治理既要接受合法性控制,也必须回应制度供给的有效性。一个无效或者低效的治理不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善治。正是由于宪法凝结着人民建构良好秩序、寻求美好生活愿景,同时宪法又蕴含着供给法治需求的制度能力,所以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必须以宪法为最高遵循,确保宪法的核心精神和基本原则能够引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和实现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作者系上海学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复旦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中国日报网评:法以强国、宪以载道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逻辑#标题分割#法治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对于各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具有普遍意义。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对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并作出历史性的决议,向世界发出了“中国之治”的时代最强音。新中国成立七十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波澜壮阔的历史证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必然。宪法为国家治理提供坚实的法理基础法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中国之治”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依托。《韩非子》中有言:“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形成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这一道路有效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和融合,这一道路是中国在近现代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形成的符合当代中国国情、顺应历史趋势的科学和正确的道路,这一道路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现实逻辑的必然。法治中国的道路选择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在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宪法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基础,这是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和现实逻辑综合作用的结果。法治作为治国理政的最基本的方式不仅在一般意义上意味着在各项工作中要恪守规则、坚持规则思维之上,更是在最根本意义上要求规则本身符合宪法的基本精神,使得法律之治达到一种更高水准的宪法之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依法治国的最高形态就是依宪治国,只有以宪法作为统帅的全面依法治国,才能确保我们的法治在更高水准上实现一种内核精神和基本原则的统一。习近平同志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宪法序言载明了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在新时代推进宪法实施,党的领导为保证宪法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和制度保障,同时党也带头模范遵守和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尊严。正如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所强调,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我们党首先要带头尊崇和执行宪法,把领导人民制定和实施宪法同党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统一起来。国家治理必须通过宪法实现善治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构建一个“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的目标之一就是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项工作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通过制度之治的力量确保国家治理符合法治的各项要求。亚里士多德在其名著《政治学》明确提出:“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的良好的法律。”法治不仅是一种形式意义上的规则之治,更是实质意义上的良法之治,正如古人所言,“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从这个意义上讲,良法善治应该成为新时代中国之治所追求和实现的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表明是否能够形成一个符合现代法治要求的治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的成败。法治本身相对与人治而言就是一种具有革命性、颠覆性的治理模式。在普遍规则之治的全球法政图景中,我们还必须坚持一种取向于“善治”的规则之治,换言之,一个成功的法治建设不仅仅体现在建章立制的表层,而是要建构一个能够对各项规则进行品质控制更高层级的体系。宪法正是为规则的品质提供控制的最佳制度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包括治理主体、治理客体、治理制度、治理技术等各种治理要素的程序和实体配置都需要借助宪法来确保现代国家治理符合良法善治的要求。宪法之治旨在“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当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面临的迫切的时代任务,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政府治理,还是社会治理,宪法之治本身都凝聚了现代化进程中无数中国人为之生生不息奋斗的伟大梦想。宪法之治的人民性这一本质特征决定了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服务于人民、造福于国家的真正主人——人民。“法以强国、宪以载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身处人类文明的历史洪流之中,法治成为了现代各国人民经过深思熟虑和审慎选择之后的最佳治理方式。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与教训都表明以宪法之治为根本皈依的现代法治建设是一个系统而复杂的历史工程。国家治理既要接受合法性控制,也必须回应制度供给的有效性。一个无效或者低效的治理不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善治。正是由于宪法凝结着人民建构良好秩序、寻求美好生活愿景,同时宪法又蕴含着供给法治需求的制度能力,所以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必须以宪法为最高遵循,确保宪法的核心精神和基本原则能够引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和实现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作者系上海学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复旦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中国日报网评:法以强国、宪以载道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逻辑#标题分割#法治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对于各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具有普遍意义。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对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并作出历史性的决议,向世界发出了“中国之治”的时代最强音。新中国成立七十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波澜壮阔的历史证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必然。宪法为国家治理提供坚实的法理基础法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中国之治”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依托。《韩非子》中有言:“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形成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这一道路有效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和融合,这一道路是中国在近现代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形成的符合当代中国国情、顺应历史趋势的科学和正确的道路,这一道路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现实逻辑的必然。法治中国的道路选择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在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宪法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基础,这是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和现实逻辑综合作用的结果。法治作为治国理政的最基本的方式不仅在一般意义上意味着在各项工作中要恪守规则、坚持规则思维之上,更是在最根本意义上要求规则本身符合宪法的基本精神,使得法律之治达到一种更高水准的宪法之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依法治国的最高形态就是依宪治国,只有以宪法作为统帅的全面依法治国,才能确保我们的法治在更高水准上实现一种内核精神和基本原则的统一。习近平同志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宪法序言载明了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在新时代推进宪法实施,党的领导为保证宪法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和制度保障,同时党也带头模范遵守和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尊严。正如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所强调,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我们党首先要带头尊崇和执行宪法,把领导人民制定和实施宪法同党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统一起来。国家治理必须通过宪法实现善治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构建一个“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的目标之一就是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项工作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通过制度之治的力量确保国家治理符合法治的各项要求。亚里士多德在其名著《政治学》明确提出:“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的良好的法律。”法治不仅是一种形式意义上的规则之治,更是实质意义上的良法之治,正如古人所言,“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从这个意义上讲,良法善治应该成为新时代中国之治所追求和实现的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表明是否能够形成一个符合现代法治要求的治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的成败。法治本身相对与人治而言就是一种具有革命性、颠覆性的治理模式。在普遍规则之治的全球法政图景中,我们还必须坚持一种取向于“善治”的规则之治,换言之,一个成功的法治建设不仅仅体现在建章立制的表层,而是要建构一个能够对各项规则进行品质控制更高层级的体系。宪法正是为规则的品质提供控制的最佳制度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包括治理主体、治理客体、治理制度、治理技术等各种治理要素的程序和实体配置都需要借助宪法来确保现代国家治理符合良法善治的要求。宪法之治旨在“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当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面临的迫切的时代任务,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政府治理,还是社会治理,宪法之治本身都凝聚了现代化进程中无数中国人为之生生不息奋斗的伟大梦想。宪法之治的人民性这一本质特征决定了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服务于人民、造福于国家的真正主人——人民。“法以强国、宪以载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身处人类文明的历史洪流之中,法治成为了现代各国人民经过深思熟虑和审慎选择之后的最佳治理方式。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与教训都表明以宪法之治为根本皈依的现代法治建设是一个系统而复杂的历史工程。国家治理既要接受合法性控制,也必须回应制度供给的有效性。一个无效或者低效的治理不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善治。正是由于宪法凝结着人民建构良好秩序、寻求美好生活愿景,同时宪法又蕴含着供给法治需求的制度能力,所以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必须以宪法为最高遵循,确保宪法的核心精神和基本原则能够引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和实现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作者系上海学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复旦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

中国日报网评:法以强国、宪以载道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逻辑#标题分割#法治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对于各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具有普遍意义。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对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并作出历史性的决议,向世界发出了“中国之治”的时代最强音。新中国成立七十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波澜壮阔的历史证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必然。宪法为国家治理提供坚实的法理基础法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中国之治”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依托。《韩非子》中有言:“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形成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这一道路有效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和融合,这一道路是中国在近现代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形成的符合当代中国国情、顺应历史趋势的科学和正确的道路,这一道路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现实逻辑的必然。法治中国的道路选择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在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宪法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基础,这是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和现实逻辑综合作用的结果。法治作为治国理政的最基本的方式不仅在一般意义上意味着在各项工作中要恪守规则、坚持规则思维之上,更是在最根本意义上要求规则本身符合宪法的基本精神,使得法律之治达到一种更高水准的宪法之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依法治国的最高形态就是依宪治国,只有以宪法作为统帅的全面依法治国,才能确保我们的法治在更高水准上实现一种内核精神和基本原则的统一。习近平同志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宪法序言载明了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在新时代推进宪法实施,党的领导为保证宪法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和制度保障,同时党也带头模范遵守和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尊严。正如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所强调,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我们党首先要带头尊崇和执行宪法,把领导人民制定和实施宪法同党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统一起来。国家治理必须通过宪法实现善治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构建一个“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的目标之一就是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项工作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通过制度之治的力量确保国家治理符合法治的各项要求。亚里士多德在其名著《政治学》明确提出:“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的良好的法律。”法治不仅是一种形式意义上的规则之治,更是实质意义上的良法之治,正如古人所言,“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从这个意义上讲,良法善治应该成为新时代中国之治所追求和实现的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表明是否能够形成一个符合现代法治要求的治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的成败。法治本身相对与人治而言就是一种具有革命性、颠覆性的治理模式。在普遍规则之治的全球法政图景中,我们还必须坚持一种取向于“善治”的规则之治,换言之,一个成功的法治建设不仅仅体现在建章立制的表层,而是要建构一个能够对各项规则进行品质控制更高层级的体系。宪法正是为规则的品质提供控制的最佳制度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包括治理主体、治理客体、治理制度、治理技术等各种治理要素的程序和实体配置都需要借助宪法来确保现代国家治理符合良法善治的要求。宪法之治旨在“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当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面临的迫切的时代任务,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政府治理,还是社会治理,宪法之治本身都凝聚了现代化进程中无数中国人为之生生不息奋斗的伟大梦想。宪法之治的人民性这一本质特征决定了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服务于人民、造福于国家的真正主人——人民。“法以强国、宪以载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身处人类文明的历史洪流之中,法治成为了现代各国人民经过深思熟虑和审慎选择之后的最佳治理方式。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与教训都表明以宪法之治为根本皈依的现代法治建设是一个系统而复杂的历史工程。国家治理既要接受合法性控制,也必须回应制度供给的有效性。一个无效或者低效的治理不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善治。正是由于宪法凝结着人民建构良好秩序、寻求美好生活愿景,同时宪法又蕴含着供给法治需求的制度能力,所以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必须以宪法为最高遵循,确保宪法的核心精神和基本原则能够引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和实现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作者系上海学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复旦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中国日报网评:法以强国、宪以载道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逻辑#标题分割#法治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对于各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具有普遍意义。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对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并作出历史性的决议,向世界发出了“中国之治”的时代最强音。新中国成立七十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波澜壮阔的历史证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必然。宪法为国家治理提供坚实的法理基础法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中国之治”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依托。《韩非子》中有言:“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形成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这一道路有效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和融合,这一道路是中国在近现代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形成的符合当代中国国情、顺应历史趋势的科学和正确的道路,这一道路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现实逻辑的必然。法治中国的道路选择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在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宪法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基础,这是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和现实逻辑综合作用的结果。法治作为治国理政的最基本的方式不仅在一般意义上意味着在各项工作中要恪守规则、坚持规则思维之上,更是在最根本意义上要求规则本身符合宪法的基本精神,使得法律之治达到一种更高水准的宪法之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依法治国的最高形态就是依宪治国,只有以宪法作为统帅的全面依法治国,才能确保我们的法治在更高水准上实现一种内核精神和基本原则的统一。习近平同志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宪法序言载明了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在新时代推进宪法实施,党的领导为保证宪法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和制度保障,同时党也带头模范遵守和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尊严。正如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所强调,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我们党首先要带头尊崇和执行宪法,把领导人民制定和实施宪法同党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统一起来。国家治理必须通过宪法实现善治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构建一个“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的目标之一就是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项工作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通过制度之治的力量确保国家治理符合法治的各项要求。亚里士多德在其名著《政治学》明确提出:“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的良好的法律。”法治不仅是一种形式意义上的规则之治,更是实质意义上的良法之治,正如古人所言,“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从这个意义上讲,良法善治应该成为新时代中国之治所追求和实现的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表明是否能够形成一个符合现代法治要求的治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的成败。法治本身相对与人治而言就是一种具有革命性、颠覆性的治理模式。在普遍规则之治的全球法政图景中,我们还必须坚持一种取向于“善治”的规则之治,换言之,一个成功的法治建设不仅仅体现在建章立制的表层,而是要建构一个能够对各项规则进行品质控制更高层级的体系。宪法正是为规则的品质提供控制的最佳制度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包括治理主体、治理客体、治理制度、治理技术等各种治理要素的程序和实体配置都需要借助宪法来确保现代国家治理符合良法善治的要求。宪法之治旨在“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当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面临的迫切的时代任务,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政府治理,还是社会治理,宪法之治本身都凝聚了现代化进程中无数中国人为之生生不息奋斗的伟大梦想。宪法之治的人民性这一本质特征决定了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服务于人民、造福于国家的真正主人——人民。“法以强国、宪以载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身处人类文明的历史洪流之中,法治成为了现代各国人民经过深思熟虑和审慎选择之后的最佳治理方式。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与教训都表明以宪法之治为根本皈依的现代法治建设是一个系统而复杂的历史工程。国家治理既要接受合法性控制,也必须回应制度供给的有效性。一个无效或者低效的治理不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善治。正是由于宪法凝结着人民建构良好秩序、寻求美好生活愿景,同时宪法又蕴含着供给法治需求的制度能力,所以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必须以宪法为最高遵循,确保宪法的核心精神和基本原则能够引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和实现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作者系上海学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复旦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中国日报网评:法以强国、宪以载道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逻辑#标题分割#法治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对于各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具有普遍意义。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对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问题进行了专门研究并作出历史性的决议,向世界发出了“中国之治”的时代最强音。新中国成立七十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波澜壮阔的历史证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必然。宪法为国家治理提供坚实的法理基础法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中国之治”的重要内容和制度依托。《韩非子》中有言:“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国形成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这一道路有效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统一和融合,这一道路是中国在近现代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形成的符合当代中国国情、顺应历史趋势的科学和正确的道路,这一道路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现实逻辑的必然。法治中国的道路选择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在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宪法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制度基础,这是历史逻辑、政治逻辑、法理逻辑和现实逻辑综合作用的结果。法治作为治国理政的最基本的方式不仅在一般意义上意味着在各项工作中要恪守规则、坚持规则思维之上,更是在最根本意义上要求规则本身符合宪法的基本精神,使得法律之治达到一种更高水准的宪法之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依法治国的最高形态就是依宪治国,只有以宪法作为统帅的全面依法治国,才能确保我们的法治在更高水准上实现一种内核精神和基本原则的统一。习近平同志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宪法序言载明了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在新时代推进宪法实施,党的领导为保证宪法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和制度保障,同时党也带头模范遵守和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尊严。正如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所强调,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我们党首先要带头尊崇和执行宪法,把领导人民制定和实施宪法同党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统一起来。国家治理必须通过宪法实现善治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构建一个“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的目标之一就是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项工作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通过制度之治的力量确保国家治理符合法治的各项要求。亚里士多德在其名著《政治学》明确提出:“法治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的良好的法律。”法治不仅是一种形式意义上的规则之治,更是实质意义上的良法之治,正如古人所言,“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从这个意义上讲,良法善治应该成为新时代中国之治所追求和实现的目标。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现代国家建设的历史表明是否能够形成一个符合现代法治要求的治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家的成败。法治本身相对与人治而言就是一种具有革命性、颠覆性的治理模式。在普遍规则之治的全球法政图景中,我们还必须坚持一种取向于“善治”的规则之治,换言之,一个成功的法治建设不仅仅体现在建章立制的表层,而是要建构一个能够对各项规则进行品质控制更高层级的体系。宪法正是为规则的品质提供控制的最佳制度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包括治理主体、治理客体、治理制度、治理技术等各种治理要素的程序和实体配置都需要借助宪法来确保现代国家治理符合良法善治的要求。宪法之治旨在“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当代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面临的迫切的时代任务,也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政府治理,还是社会治理,宪法之治本身都凝聚了现代化进程中无数中国人为之生生不息奋斗的伟大梦想。宪法之治的人民性这一本质特征决定了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必须服务于人民、造福于国家的真正主人——人民。“法以强国、宪以载道”。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身处人类文明的历史洪流之中,法治成为了现代各国人民经过深思熟虑和审慎选择之后的最佳治理方式。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与教训都表明以宪法之治为根本皈依的现代法治建设是一个系统而复杂的历史工程。国家治理既要接受合法性控制,也必须回应制度供给的有效性。一个无效或者低效的治理不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善治。正是由于宪法凝结着人民建构良好秩序、寻求美好生活愿景,同时宪法又蕴含着供给法治需求的制度能力,所以当代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必须以宪法为最高遵循,确保宪法的核心精神和基本原则能够引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和实现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作者系上海学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复旦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

2019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缴费基数调整#标题分割#  记者从南湖区人力社保局获悉,自2019年7月1日起,市本级2019年度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缴费基数及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基本养老保险缴费标准调整了。  按照《浙江省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条例》规定,职工个人每月按照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以下称缴费工资)为基数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缴费工资低于上一年度全省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60%的按照60%确定月缴费基数,缴费工资高于300%的按照300%确定月缴费基数,据此设定2019年度月缴费基数的下限为3320元、上限为16610元。  根据相关规定,对用人单位未按规定申报缴费基数的,按照上月缴费额的110%确定,其中缴费工资低于3320元/月的参保职工按照3650元/月执行,高于3320元/月的按照该职工上月缴费基数(原基数)的110%确定。  同时,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养老保险缴费标准从7月起也按新标准执行。此次调整设置了五档缴费标准,分别为第一档600元/月、第二档800元/月、第三档1000元/月、第四档2000元/月、第五档2990元/月。另外,参保人员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缴费标准为418元/月。  区人力社保局相关工作人员提醒,7月1日起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养老保险缴费按原缴费标准对应的新缴费档次进行调整。如参保人员需选择另外缴费档次,需要携带身份证至各镇(街道)便民服务中心、区行政审批服务中心四楼社保医保大厅办理缴费变更手续。如有疑问,市民可向各镇(街道)便民服务中心咨询。2019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缴费基数调整#标题分割#  记者从南湖区人力社保局获悉,自2019年7月1日起,市本级2019年度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缴费基数及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基本养老保险缴费标准调整了。  按照《浙江省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条例》规定,职工个人每月按照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以下称缴费工资)为基数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缴费工资低于上一年度全省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60%的按照60%确定月缴费基数,缴费工资高于300%的按照300%确定月缴费基数,据此设定2019年度月缴费基数的下限为3320元、上限为16610元。  根据相关规定,对用人单位未按规定申报缴费基数的,按照上月缴费额的110%确定,其中缴费工资低于3320元/月的参保职工按照3650元/月执行,高于3320元/月的按照该职工上月缴费基数(原基数)的110%确定。  同时,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养老保险缴费标准从7月起也按新标准执行。此次调整设置了五档缴费标准,分别为第一档600元/月、第二档800元/月、第三档1000元/月、第四档2000元/月、第五档2990元/月。另外,参保人员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缴费标准为418元/月。  区人力社保局相关工作人员提醒,7月1日起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养老保险缴费按原缴费标准对应的新缴费档次进行调整。如参保人员需选择另外缴费档次,需要携带身份证至各镇(街道)便民服务中心、区行政审批服务中心四楼社保医保大厅办理缴费变更手续。如有疑问,市民可向各镇(街道)便民服务中心咨询。




(www33rfd.com_22sblive.com_【sunbet官网$】)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33rfd.com_22sblive.com_【sunbet官网$】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11月全国新房在线均价16599元/㎡汕头找房活跃度第1 评论:未来十年中国经济还能维持中高速增长吗? Redmi红米宣布王一博成为品牌全球代言人 中信证券:格力电器股权转让终落地长期看好股价表现 任正非:我们处在爆炸式创新的前夜 “摩托车之王”滑落:重庆嘉陵拟2.72亿转让子公司 科地农业收购新能源汽车业务 陈辉:随着供给侧改革推进大宗商品要回归经济基本面 努尔·白克力受贿7910万余元一审被判无期 招银国际:中国燃气建议现价买入目标价33港元 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努尔·白克力受贿案被判处无期徒刑 不怕机场被炸:中国28万里高速路有些可1小时变跑道 江苏南京国家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建设获批 先锋集团:网信控股CEO盛佳等高管必须回岗主持工作 分析师为欧洲央行辩护:负利率政策其实没有那么糟糕 高通升级骁龙笔记本平台:覆盖高中低市场挑战英特尔 我国加强六方面举措加快恢复生猪生产 被传破产VIPKID回应:公司经营状态良好 毅德国际:新票据的票面年利率最低为14% 孙天琦:一定要树立以人为中心的数字金融发展的思想 贾跃亭莫干山造车用地长期未开发被收官方股东退出 梁建章:今年出生人口是否只有1100万? 2020年新增专项债额度已部分下达分析:规模有限 张巨光:北京融资租赁公司平均总资产达到15亿 A股发行绿鞋机制重出江湖邮储银行多项举措维稳股价 比利美英伟完成业绩承诺拟被唐人神100%控股 热卷多头减持幅度较大 中邮理财开业邮储银行零售战略“再落一子” 中国邮政全行业全年支撑跨境电子商务交易额超3500亿 李国庆谈未来择偶标准:要找傻白甜因为我是傻白甜 人民日报评论员:决不容许任何人为恐怖势力撑腰 iPhone11卖的还是不够好?分析机构:价格还是高 医保谈判准入药品名单明天揭晓利好PD-1等创新药 默克尔马克龙益发不合新欧盟主席上任将面难题 一小型客机在美国南达科他州坠毁9人遇难3人幸存 2019新经济亏损之王:蔚来登顶爱奇艺拼多多跟跑 板块内外部因素扰动较多机构密集调研医药行业 云南高等教育自考4所高校16个专业明年4月起停考 ofo再出退押金新招:想退99元,先消费1500元 外媒:“购物狂欢”临近之际,美国消费者信心下滑 大数据倒在2019 潘向东:明年二季度猪价出现拐点的概率很小 部分中药材价格已翻倍药企成本压力大吗? 黑洞捕手计划上线!LAMOST发现迄今最大的恒星级黑洞 媒体:习近平与安倍分别致贺信这场会议什么来头 邓学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汽车行业第三名(附投资观点) BeyondMeat汉堡将在美国部分Costco上架销售 欧莱雅因虚构使用商品的效果被罚200000元 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稳步推进 内田诚提前就任CEO日产能否杀出重围仍存变数 郝刚:北京市融资租赁企业资产总额达3866亿元 “南北船”合并全球最大造船集团中国船舶集团揭牌 海南加速发展区块链正在策划示范工程面向全球揭榜 国资将设监管权力和责任清单加快监管职能转变 中西部农地撂荒痼疾% 未名医药控股股东1.76亿股被轮候冻结停产重创业绩 深圳发布学位预警背后:用地紧张致多年基础教育矛盾 美股盘前:期指小幅上扬蔚来汽车涨超4% 中教控股跌逾2%失守20天线惟全年多赚18% 有人欢喜有人愁:新股N普元涨逾60%N建龙首日破发 8岁儿子带4岁女儿上吊身亡?美国母亲涉嫌谋杀被捕 年产“磁王”近2000吨大地熊转战科创板 11月百强房企业绩环比上涨超一成年底加大供货力度 山东省12月起全面实施药品零售企业分级分类管理 弹劾报告300页特朗普被指“颠覆破坏” 浙江海宁一公司发生污水罐体倒塌事故7人遇难 集中处理酒业板块业务汾酒集团整体上市再进一步 韩国议长:若中国起到桥梁作用能更好推进半岛进程 记者摇身一变变身成黑老大国家部委出手(图) 法国南部洪水肆虐已致11人死亡 国家电网混改引入社会资本实现国资和社资融合发展 新浪金麒麟新锐分析师采掘业:信达左前明申万孟祥文 SonosOneSL中国开卖家里不介意再添置一台Sonos 炒股软件冲科创板通达信母公司与中信证券关联交易 电信联通5G网络共享进展:2020年Q1启动向SA演进升级 紫金农商行副董事长黄维平请辞半年前曾配合调查 现代汽车拟未来6年投资518亿美元 中国平安旗下壹帐通考虑下周开启在美IPO的路演 中国科学家造出新材料不被蜘蛛咬你也能成 范小敏已任江西省萍乡市湘东区副区长系破格提拔 经济日报:像抓粮食生产一样抓生猪生产 快讯:抵押资产再贷5.5亿拉夏贝尔H股跌11%A股跌停 博敏电子:可转债申请被否 港媒关注:中国同东南亚各国合作严打跨国诈骗犯罪 最新世界纳税报告:中国纳税指数提升9位 湖南武冈一男子当街杀人后潜逃警方悬赏征集线索 美媒称美驱逐舰装备新型激光炮激光武器或上航母 研究称全球奢侈品销售将达3100亿美元中国贡献35% 短视频平台娱乐至死形象改变抖音快手开演教育大戏 国泰君安:加州公务员养老金金融危机亏千亿美元教训 56批次服装质检不合格蔻驰、DKNY等名牌在列 南航一航班完成开车程序后滑回副翼操作钢索断裂 2019保险行业评选获奖名单 司太立:控股子公司海神制药收停产整治告知书 文化高质量发展指数公布京粤浙苏沪分列前五 澳大利亚士兵一战在法国牺牲103年后身份被确认 商务部:11月猪肉价格明显下降多措缓解猪肉价格波动 不良贷款区域气候分布图%多地回暖局部 一夜之间,黄河支流变色!化工污水蔓延40公里 20多辆车打滑连环撞韩国男子绝望躲避(图) 名下房产汽车存款被查封后王思聪要筹拍电影了 东方盛虹:引50亿增资推进16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 央行修订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调整五要求 东吴证券范力:看好2020年多元化投资机会 力高集团涨逾2%发行2.5亿美元优先票据 股东北京能源集团违规减持大唐发电382.06万股A股 中国的发展对世界意味着什么?多国前政要这样说 人脸识别应用边界何在:半小时20余顾客无人刷脸支付 美议员为何急迫出炉“涉疆法案”:荒唐之处何其多 意大利或遭恐袭?警方提醒这些地点遇袭风险高 *ST欧浦:仓储合同纠纷判决生效将支付赔偿1.22亿 美联储褐皮书:经济活动缓和扩张低技能职位压力加剧 消费税立法提速下划地方能否为地方财政“解渴”? 澳政府宣布向巴新提供4.4亿澳元贷款中方回应 法子英出租屋邻居回忆当年:看着有人把尸体拉走 黄金期权获批重要避险工具迎来期权“保险” 100款违法违规App下架整改!光大银行、考拉海购在列 势赢交易12月3日热点品种技术分析 卓达集团实控人等明日公审曾号称年产值7万亿 创科实业涨近2%暂表现最佳蓝筹 “呆萝卜”年烧十亿扩张无度卖车关店挣扎生死线 男子报警称“有人聚众吸毒”民警一查却把他拘留 韩国电视制造商三星、LG将增加中国面板订单 技术推广至万亩袁隆平团队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未来A股将是长牛趋势 荀玉根:股市突破或在岁末年初银行地产望打响第一枪 警惕商家用外卖向未成年人 质疑、诉讼“掐点答复”的安翰科技最终无缘科创板 游客贴纸提醒博物馆展品有误馆方回应:将核实 海南又在憋大招?这些上市公司值得关注 印度军队里程碑事件:海军迎来首位女飞行员(图) 合资车企备战新纪元:“三强”鼎立格局裂变 7条人命案凶手法子英亲属:莫提这个人他罪有应得 白沙古井商标不侵权古井贡酒告国家知识产权局败诉 美国巨头发布最新芯片将用于中国品牌手机 天圣制药集中注销12家子公司前三季净利下滑144% 破壁机没那么神:苏泊尔破壁机因虚假广告被罚300万 不良资产量增价跌进入收持机遇期 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再 杭州网贷机构铜掌柜宣布良性退出:借贷余额近9亿元 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单行本出版由新华书店发行 护航邮储银行股价主承销商承诺股份锁定 长城宝马投资51亿元MINI纯电动将国产 华为推特飙脏话骂苹果?华为相关人士回应:账号被盗 邮储银行理财子公司开张董事长吴姚东曾任职证券业 北京一听障康复中心被指虐待儿童警方已介入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甘南县发生3.3级地震 小米翻盖式折叠屏新机曝光:叫Mi-Flux或搭骁龙865 香港高官:拘捕者中有2345名学生勿自毁前途 前11月TOP10房企近9000亿买地杭州卖地金额两年领跑 人民币不到3000?iPhoneSE2曝光:即将开始备货 张洹:命、欲望、死亡 Google帝国的接班人,凭什么是他? 康缘药业:重点产品续约医保降价70%能否再次放量? 关乎你舌尖上的安全!处罚到人最高罚款10倍年收入! 德国发布国家工业战略2030最终版 直击香港理工大学:汽油弹堆积异味浓烈路障林立 一手捐钱,一手圈钱,大病众筹愁更愁 王忠民:未来融资租赁的规模和数量一定比现在大得多 广州地铁塌陷区工程由中铁五局承建塌陷导致3人被困 黑龙江出台新规:禁止房企通过贷款或融资拿地 男子旷工3天被解雇法院判公司赔近10万原因意外 刘泽晶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计算机行业第四(投资观点) 国内购买冒牌“Nike”“LV”后转卖境外5人获刑 谷歌发布12月安全更新补丁封堵安卓10关键漏洞 北京地铁8号线因信号设备影响致部分列车晚点 东方盛虹:引50亿增资推进16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 国金策略:阿里巴巴纳入恒生指数事件影响分析 不满巴西阿根廷货币贬值特朗普又要挥舞贸易大棒 邦达亚洲:贸情绪转暖打压避险情绪黄金失守1460 喜茶大变!创始人股权隐身境外公司为了上市? P2P转型小贷公司试点11月底前启动哪些机构可参与? 网聊结识相约绑架3名欠赌债的绑匪未动手就被抓 任正非:没有谷歌华为手机仍能做到世界第一但需时间 小米境外市场第三季度收入261亿元同比增长17.2% 红蜻蜓董事方宣平辞职公司实控人之子被提名候选人 连续四季度下滑彩电业全年亏损成定局 环境部:重污染天气期间对企业采取差异化减排措施 “修例风波”以来香港的这些数字你也许并不清楚 佳源国际前11月销售额同比上升约41%至253.641亿元 戴姆勒将裁员超过10,000人以节省15亿美元 泰山币发行1.2亿枚后“秒没”市价最高已翻五倍 港交所据报研究新的招股安排明年底提方案 平安旗下前交所回应违规在京展业:临时租用会议室 新浪金麒麟分析师农林牧渔:长江陈佳获第一天风吴立 十八大后被查的首个在任省级检察长:干预司法 长三角一体化助推食品溯源体系建设哪些企业获益 全球银行业裁员风暴蔓延:意大利裕信银行将裁员8千人 胡一帆:投资消费行业规避周期性行业继续看好黄金 美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弹劾总统调查报告 重庆农商行获准参股小米消费金融公司 UPS4名员工用自家快递系统运毒遭美执法部门逮捕 环球市场动荡:道指跌超280点避险需求助黄金涨逾1% 河南中金嵩原黄金冶炼违规排污% 中国投资深受保加利亚欢迎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 中国数字阅读市场规模达254.5亿元产业驶入高速车道 价格战引发司机私下加价网约搬家为何难守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