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0rbg.com_www.00rbg.com-【官方】

社友网

2019-12-08 05:47:23

字体:标准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历史城市保护不能一味复古 要新老融合#标题分割#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如何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关系、延续城市历史文脉,是近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历史村镇科学委员会(ICOMOS/CIVVIH)亚太地区学术研讨会上的焦点议题。  ICOMOS/CIVVIH主席克劳斯·彼德·埃希特认为,需要采用非常科学的历史城镇保护与更新的方法,同时在此基础上不断考虑对历史城镇的可持续管理。  多位专家在发言时都提到了城市历史景观(HUL)理念。HUL理念是在众多世界遗产城市面临城市开发与遗产保护矛盾不断升级的大背景下提出的。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关于城市历史景观的建议书》。  有专家指出,HUL理念体现着一种对原有的城市遗产保护模式的提升,是从过去的关注文物本体保护,到倡导一种整体保护的思路。它通过对文物、街区、环境、精神等多种元素的综合考量,利用专业知识、系统管理、公众参与等多种手段,在当代城市中实现历史街区和新城、城市保护和城市发展,以及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有机衔接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在克劳斯·彼德·埃希特看来,HUL理念是动态的也是综合的,它有一定的弹性和巨大的潜力,对于城市发展和历史景观保护规划都非常重要,可以帮助人们应对历史城镇保护所面临的诸多挑战。  “历史城区不拒绝现代建筑,我们反对的是和当地文化景观不相融合的高层大型建筑。”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认为。在空间维度上,要注重新老建筑相互融合,新老建筑的空间过渡应符合视觉和文化观感,不要突兀;同时,力戒复建之风——历史保护不是将城市“复原”到某一历史时刻,更不是为现有建筑穿衣戴帽、涂脂抹粉。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参与了多个历史街区的保护更新项目。在他看来,历史城市保护在技术策略上应该特别注意历史脉络的清晰性以及历史信息的准确性。以往一些仿古建筑的建造,虽然似乎解决了风貌协调的问题,但往往也会模糊了历史的界面,造成了信息的误读。  令崔愷感到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建筑师在历史城市更新当中开始尝试采用新的手法,使新的建筑和老环境相融合,建立与历史城市的对话关系。这些技术策略包括,高度控制、体量压缩、尺度接近、肌理相仿等等。  “历史城市更新中的建筑设计,不仅要精心保护和利用历史资源,也应与之建立和谐的关系,并因此使自身获得特色,成为城市更新进程中的有机体。”崔愷说。  本报记者唐婷

责任编辑:www.00rbg.com_www.00rbg.com-【官方】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湖北省印发专项方案着力破解民营小微企业 新人用汉服照登记结婚被拒民政局:艺术照不正规 中国生猪产能持续恢复为肉价下降奠定基础 水滴筹:舍弃以服务患者人数为主的绩效管理方式 外媒:伊朗总统表示欲与沙特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 iQOONeo855版新机曝光:安兔兔跑分超50万 法国镇长呼吁“鸡鸣鸭叫”申非遗 花旗:欧舒丹维持买入评级上调目标价21.2港元 iOS13.3正式版准备就绪:或近日发布 中信建投史琨获金麒麟新锐分析师纺织服饰第三 华虹半导体逆市涨逾5.53%破10天及20天线 华业资本回应终止上市:已竭尽全力将加快债务重组 创维刘棠枝:预计明年彩电市场反弹销售将超5千万台 彭博社创始人砸千万美元打广告竞选打“移民牌” ofo小黄车追不上同行退押金玩花样引发用户质疑 人大代表建议向市民征环保税司法部:非常有启发 央行将继续保持汇率弹性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收敛 苹果空头警告:iPhone用户流失数量的增长令人担忧 沈义人微博预热OPPOReno3Pro5G:厚度仅为7.7毫米 不满地图将克里米亚划给俄乌前外长呼吁抵制苹果 渣打:料美联储12月会议维持利率不变明年仍按兵不动 长城证券免去朱军副总裁职务任职时间超4年 我看好的不是房地产而是商业地产+物业 水滴筹被曝“扫楼式”筹款谁来监管筹款平台? 工业和信息化部:严厉打击借机违规新增钢铁产能 安信策略:“成熟牛”特征不亢奋、立足中长期 深天地A吃证监监管函实控人及其关联方干预公司运作 首控集团跌近10%再创上市新低 总台时政新闻中心成立台长慎海雄讲话 21世纪教育11月27回购78万股涉资62.94万港元 *ST庞大:重整投资人拟延长增持计划实施期限90日 李国庆再致信俞渝:你精心算计离婚财产我坚持底线 “携号转网规定”今起施行:电信经营者不得阻挠用户 《中国企业海外形象调查报告2019拉美版》发布 国务院部署实施就业优先政策法治手段治理欠薪顽疾 三部门:部分机构以养老服务名义收会员费属非法集资 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单行本出版由新华书店发行 主播称加拿大不应用华为技术海外网友:被迫害妄想症 俄罗斯各界热议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投产通气 波音遭“小伙伴”抛弃美联航宣布订购50架空客飞机 美议员呼吁特朗普签涉港法案外交部:别无事生非 多位投资人总结2019年:寒冬马上过去春天不远了 国泰君安:加州公务员养老金金融危机亏千亿美元教训 港铁预期基本业务利润同比减少预估年盈利损失16亿 人社部颁布46个国家职业技能标准集中在纺织等领域 扭亏+重组+增持三大利器挡不住6跌停红宇新材怎么了 崔始源微博再道歉:从未否认香港是中国一部分 全世界的财富有多少?被谁拥有? 苹果购买全球首批无碳铝或用于iPhone/AppleWatch等 马克龙被曝又与北约唱反调:建议研究俄方军控提议 外媒:在伦敦这个地区呼吸空气等于一年抽159支烟 浙江温州九旬老人6年捐款100万元:但求无愧于心 若攻克这一水平、金价有望大幅反弹最新交易分析 RedmiK30开启预约:首发骁龙765G,12月10日发布 微信测试相关阅读功能公众号文章下推荐延伸内容 江西一楼盘成 洪灏:周期显示全球经济在央行帮助下开始修复 谢亚轩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宏观经济第六名(投资观点) 广发陈福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非银金融第三看好龙头 广州地铁施工区域地面塌陷且仍在塌方坑里有3人 均价连跌4个月碧桂园11月权益销售破5000亿 房企融资集中度进一步提升中型开发商受影响最大 三大股指探底回升电子等板块涨幅居前 中国高铁:智能触手可及 垃圾短信再迎严监管小米、迪信通等18家公司被约谈 冬季冰雪旅游热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热度增长超300% 暴风集团:因拖欠服务器托管费用合作方已终止服务 河北平山湿地恶意投毒事件系非法捕猎3人被刑拘 被否不足1月后浙建集团借壳多喜爱二次上会获通过 最悲惨并购:年富供应链破产清算宁波东力仍在苦旅 “打新效应”渐退浙商银行A股首秀“趔趄” 金融委划重点:为什么资本市场和中小银行这么受关注 劳荣枝案被害木匠妻子:想在现场亲眼看她受审 销售规模居高不下:烈火烹油的房地产行业潜藏三隐疾 唐军等人已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派生科技一度跌超8% 自主车企出口遇阻力尝试以新能源车撬开欧美市场 WTO面临断崖式危机上诉机构一位成员据悉拟下周离任 未被贾跃亭邀请的债主:怀疑其隐瞒财产反对重组清算 意大利航空再获政府4亿欧元贷款十年间经历两次破产 长安汽车清仓长安PSA股权DS品牌去向扑朔迷离 印控克区自8月来近两百人在执法事件中受伤 22岁中国女学生悉尼环形码头溺亡警方寻找目击者 市场经历动荡一年最抢手交易员的奖金可能也会缩水 南京证券:沪深交易所下发对公司纪律处分决定文件 东航集团李养民:飞向世界,说走就走! 为防“共谍”台当局考虑要检讨接收香港移民政策 民进党当局委派杀人凶手任要职国民党官员狠批 一片黑暗中德国绿穹珍宝馆上演惊天窃案 银保监会:银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不低于5亿元 安踏考虑出售健身器材品牌Precor售价或5亿美元左右 特朗普竞选团队宣布将不让彭博新闻参与其活动 Steam最新份额统计:Win7用户数增长,Win10份额下降 中国城市养老消费洞察报告 反常的星系:它们的暗物质去哪儿了? 佛山南海合谊肉联厂洗白病死猪大量病死猪肉进市场 签署重组协议重庆国资将控股海航旗下西部航空 负债累累的90后,有没有借贷自由? 江苏一老农莫名背上500万债务成老赖:身份信息被冒用 在河南驻马店胡春华出席了两场会谈到了同一个问题 评论:不让票子变“毛”这是央行最珍贵的承诺 东北供暖安全存隐忧:个别供暖企业面临资金链断裂 数据征信风波续:鹏元征信等多家机构“讳莫如深” 三星A71手机最新带壳渲染图曝光:L型四摄+水滴屏 巴菲特太小气?私募股权公司“截胡”股神 英“捅人案”致3死犯案男子系刚获释的恐怖分子 诈骗犯澳洲变“间谍”?国台办:剧本漏洞百出 成都严查住房租赁乱象4家租赁中介机构被曝光 国务院调整残保金政策:企业安排残疾人越多奖励越大 中企亮相墨中投资贸易交流会寻求商机 兴业投资:OPEC+减产存疑国际油价暴跌逾4% 海内外粤商积极投身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德国社民党选出新主席法媒:或致默克尔“离职” 阿里巴巴“回家”港交所添新色 祥生医疗上市首日险破发科创板告别闭眼打新 官方回应广州地陷事件:非盾构机施工所致 大V自曝薅大学图书馆羊毛网友:钻空子还洋洋得意 农村土地承包亮出“定心丸”:两不变、一稳定 中钢天源子公司存在环境违法行为共计罚款102万元 MSCI落地五大主题基金经理:外资会看中哪些板块? 人民日报:《追我吧》永久停播反思不应停止 深圳一居民楼因地基沉降楼体倾斜相关机构正勘测 加拿大爆发十年来规模最大铁路罢工严重影响经济 图斯克:英国脱欧是欧盟史上“最惊人的错误之一” 他是谁?行为艺术家... 评论:扫楼众筹曝网络慈善硬伤监管需强化行业要自律 不得低于5亿元银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出炉 海思科:回购期届满终止实施《回购公司股份方案》 香港资深音乐人黎小田病逝罗家英发文悼念 华昌达拟折价6%出售全资子公司交易对方存诸多疑问 信达证券拟增资募资39亿:大股东弃购高层人事频调整 王傲野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传媒行业第六名(投资观点) 人脸识别有风险?蚂蚁金服董事长:绝对安全损失全赔 饶毅举报院士造假光明网:学术界乱象诟病已久 国资委:提高国有资本回报推动资本预算市场化运作 定向降准和LPR利率连续调降提振信贷供给 官媒:用抹黑中共打击中国此术注定失败! 财政部提前下达2020年“三区”科技人才支持计划预算 消费税法公开征求意见:烟酒油车税率及征收方式不变 宁沪高速二级市场买进江苏银行1.35亿股逆势布局 充满未来感首都机场除冰像在看流浪地球 报告:到本世纪末全球温升会达到3.2摄氏度 香港暴徒逃台受访“卖惨”评论区“翻车”了 Spotify:救命稻草or行业公敌 银保监会召开党委会:发现财经纪律执行不严等问题 富国:预计欧洲央行12月将按兵不动可能明年3月降息 廉价航空不等于劣质航空中联航 沪江多项对赌协议即将触发,创始团队面临出局 被双开半个月后工行上海市分行原行长涉受贿被捕 索信达控股拟发行1亿股将于12月13日上市 人民日报评水滴筹医院扫楼筹款:别让好心人寒心! 午间公告:神州信息子公司与国税总局签订5239万合同 日本一家公司奖励不吸烟员工6天带薪休假 上海市委副书记赴任河南说话幽默风趣曾援藏三年 上期所黄金期权获批避险新工具备受市场关注 交银国际:领展房托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93.35港元 田洪良:美国数据利空美元破位下跌 新华国际时评:提前达标彰显全球气候治理的中国担当 印度空军将完全淘汰米格-27坠机事故率曾高达10% Wedbush:“黑五”期间苹果AirPods销售表现强劲 央企交流任职中石油董事刘宏斌出任中石化副总经理 新能源客车销量下滑车企通过出口等方式求变 任天堂:上周在美国售出83万台Switch创单周历史新高 金辉集团:JinhuiShipping前三季业绩亏115.4万美元 防范险资运用风险中保登保险资管产品结算系统上线 最高检:不能让假借金融创新的犯罪行为逃脱法律惩罚 野村:维珍妮目标价下调至6.5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官方通报高速收天价施救费:3人被停职调查 “2019澳门光影节”开幕庆祝回归祖国20周年 一块三租当地政府装糊涂!投资商千万投资打水漂 双模5G旗舰RedmiK30紫玉幻境真机实拍:爱了 微软员工透露:Windows早已不是微软的摇钱树 “操场埋尸案”的“强伞”“隐伞”再被点名 家装有必要换马桶盖吗?浅析智能马桶盖现状及趋势 多国人士:美国干涉中国内政试图挑衅中国 近期换机不要错过双12值得入手的5G手机推荐 央视记者孔琳琳被判普通袭击罪成立驻英使馆回应 海通宏观:3大动力助新兴服务业崛起医疗娱乐迎爆发 港交所拟将IPO周期减至T+1分析:首先要实现无纸化 广州恒大夺得中超第8冠或开启又一次垄断 蔡英文辅选扰民被痛斥民众怒:30年没见过这阵仗 国防部谈中美两军关系:不会阳光灿烂也不会乌云密布 范一飞:警惕围绕支付业务搞金融产品嵌套 多家公司终止再融资方案可转债规模可能遭挤压 意警方截获寄往内政部炸弹包裹反恐部门展开调查 11月重点城市住宅成交涨跌参半二手房市场现翘尾 8天肌肤犹如新生?欧莱雅因虚假广告宣传被罚20万 张新:区块链+外汇管理的两年实践及未来展望 陕西咸阳公安局原副局长李军当“保护伞”被双开 张果彤:继续看跌美元指数 “年报非常好”的万科当下真值得入局吗 内地生留港工作一年间:本想拿永居权现想去深圳 摩根大通基金减持腾讯增持百威亚太和阿里 网红博主宇芽反映被家暴重庆江北区政法部门介入 中移动:携号转网投入10亿元试运行期间携出率0.003% 资金博弈ST股炒作需谨慎 阿里巴巴今首挂阿里影业及阿里健康分别涨约2% 同程艺龙新征程:加速流量变现